badday987

【冰上的尤里】[维勇]唯一的真相 1

返暖意:

《唯一的真相》


Cp:冰上的尤里 维勇


Key:原著设定


分级:NC-17


 





Viktor伸手理了理围巾,把埋在织物里的下巴尖露出来。天气正下着雪,虽然不是太好,但也没有太冷,气温和圣彼得堡差不太多。


他找到这个地方费了一些劲,因为费劲,所以过程中也犹豫过,是否真的要来——要休养一年转型成为一个花滑选手的教练。


五连霸之后的新赛季他并不是全无准备的,但是他缺乏灵感,或者说对现有的灵感全然不满,正巧此时他看见了那个被突然转发上了热门的视频。


彼时他正窝陷在自家的沙发里,家养犬懒洋洋地匍匐在他的肚子上晃尾巴,他一手握着手机,盯着视频里的人看。


那个人的脸上表情不太丰富,眼睛里却藏着感情,它们深厚温和却有力,积攒了许久,但倾泻地如此温柔——Viktor被他吸引了,被它吸引了。他微微眯起眼睛,第一次冒出了离开莫斯科去当那个人的教练这个想法。


他在向谁表演呢?这些感情是交给谁的呢?被接受了吗?Viktor看了好几遍那个视频,一面询问着那个人的信息,一面思考着。


说到底是为了靠近那个吸引他的存在,他正陷入一个微妙的瓶颈期,这样的至于教练一职,那是知道了那个人刚好解约了教练,正处于训练空窗期——一切顺理成章。


长谷津是个好地方。


 


从圣彼得堡做快车到莫斯科只要五个小时不到,而莫斯科到东京的飞机是十个小时,算上时差,日本当地的时间才过了八个小时。于是Viktor到长谷津的时候连天都没亮透。


莫斯科下着大雪,长谷津也下着雪。虽然时间并不合适上门叨扰,但是旅店不会拒绝远道而来的客人;Viktor顺利找到了这家乌托邦胜生的位置,带着大箱大箱的行李住了进去。


现在回想起来,这应该是勇利对他感情的初见端倪。店主看到马卡钦的时候眼睛里有着惊讶,微妙神色的原因他之后才察觉到;原来勇利曾经养着和马卡钦一样的贵宾犬。


Viktor的好奇被勾起来了。他倒是忘记了一件事,他这么不和人商量地冲过来,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接受他——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我会让你在大奖赛的决赛上获得冠军的哦。”


全裸着说这种台词有可信度吗?


 



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Viktor看着面前信誓旦旦的黑发人,眼睛里忍不住流露出好奇又好笑的神色。


相比尤里的直接,勇利的想法则需要他主动去问——短短几天Viktor已经摸清楚了勇利内敛的性格,“如果你赢了比赛,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想要……和Viktor一起赢很多比赛,一起吃很多盖饭,所以……”


“我会表演eros,尽我的全力去表演eros!”


这样的台词真是可怕啊,Viktor露出一个笑容。这么一个清纯到底的小男生对着自己大喊着会努力表演出性爱;而看过来的眼睛里却又这么干干净净,让人都忍不住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eros的含义。


他有预感这是个惊喜,一想到这个礼物拆封的时候,Viktor的心里着实很期待。


 


总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人怎么可能当得好教练啊!雅科夫这么在电视采访里大喊的时候Viktor正和勇利一起把行李搬到房间里去。


昏黄的灯光下,这是Viktor第一次近距离的和勇利独处。视频上他就发现这个人有些走样的身材,大概是比赛失利之后彻底放开胃口吃了好久;但瑕不掩瑜,他隔着眼镜近看,依然能瞧出远东人特有的清秀五官;Viktor单膝跪下来,伸出手去轻轻托起勇利的下巴——他是故意的,故意轻声吐息,用微妙的嗓音问他。


“把你的一切都告诉我吧?……在什么样的场地做练习?这个镇子上有什么?”他的语气算不上蛊惑,但内心的目的倒是差不太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他感觉到因为这个前倾的动作而掉落下来的衣襟,胸口大概袒露了一大片;勇利还在他突然靠近的震惊里没回过神,也有可能从他自俄罗斯来到乌托邦胜生之后就一直处于部分神游的状态;但是这个时候勇利突然就清醒了,他四肢并用倒退着往后,一眨眼就已经离开Viktor一大段距离。


“怎么了,突然跑掉了?”


“没……没什么!”


第一次试图让勇利坦白,理所应当地失败了。


 



他的指尖顶着勇利的上唇,指腹压在下唇上,微微用力就顶开了本就没什么用力的牙关。Viktor抚摸的动作太过自然轻柔,指腹的角度离口腔的黏膜就差分毫;因此他能够感觉到那人唇见的潮湿呼吸,却因为没有触碰而又若即若离。


世界上的人还不知道勇利的魅力,如今他可以确定,大概连勇利自己都不知道——但是Viktor知道,因此他感到难言的喜悦,这是一份单独的宝藏。


“希望……你能快点告诉我呢……”他注视着勇利的眼睛,里面的瞳仁在不安地动摇。说不定是他过于靠近的吐息吹动了那层剔透的虹膜也不定。


 


“希望你能引出一个我们都没看到过的勇利啊。”


旁人比本人更能坦诚,这是真的,尤其当这些人毫无居心时。机缘巧合,Viktor也正是这样想的。


温泉on ice的比赛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中如期开始了。当勇利在聚光灯下第一次露出那样勾起唇角的笑意时,有所准备的Viktor还是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


这一看就不是炸猪排啊。Viktor在心里默默地笑,属于成年人世界的勇利的eros正在被他慢慢的引导,这种亲手发掘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了。只是离他想好的目标还差的很远,为了更好的成果,他还需要努力。


彼时的Viktor是这样计划的。


 


原来勇利还没有谈过恋爱。Viktor和勇利并肩坐在海边的时候,他听见勇利说,因为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动摇,因为不想被别人走进内心,因为讨厌被人看得太过弱小,所以他拒绝了一个拥抱。


在海风中他们轻声地交谈着,Viktor举起例子来。


“勇利想要我怎么对待你呢?”他的语气半认真又半玩笑,“父子吗?兄弟吗?还是朋友?”他举出几个可能性,身边的人一言不发,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又吐出一个新的字眼。


“那就是恋人了啊……这个我要努力了。”他的语气微妙的斩钉截铁,下一秒就收到了勇利大声的反驳——用大声来壮胆是勇利经常干的事。


“不不不不不——”勇利从海滩上跳起来,“Viktor就是Viktor……因为我一直太崇拜你了,所以不希望你看到我的不好……才会对你不理不睬的……”


“这些全部……都会用滑冰回报给你的!”


对他敞开的心扉,他也会同等敞开给我。Viktor和他做下了一个约定。


 



Victor没想到的是,他以为他可以走进勇利的内心,将他引导,将他动摇,并逐渐呈现一个崭新的样子;然而事实上,先被动摇的,反而是他自己。


勇利不过是一个轻描淡写的动作,甚至不必多么靠近他;不必像他一样,要勾起下巴,要贴近呼吸,要用最温柔的注视,要轻声蛊惑;青年只是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按了一下他的头顶。


Viktor全身都僵硬了,顿了两秒,连话都说不出。


紧接着他回过神,慢慢地用手捂住被点到的头顶,甚至不能直起身看向这个青年,只好低着头伪装——


“原来已经这么危险了……”这句话勉强能算出自真心,但他紧接着又补上一句,“我收到了伤害……不能振作了……”


心慌这个情绪,他许久未曾体会过了。


原来这么危险啊。


“不不不一切都很好啊——”勇利果然被他虚弱的语气转移了注意力,负罪感看起来简直恨不得跪下来求原谅。


Viktor暗自呼了一口气。






TBC




连载文,后期有车,维勇cp,主维克多视角。


由于原作没有完结,所以更新可能有点慢,下一次更新会更新到第七集结束的剧情。


感谢各位阅读w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