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冰上的尤里】[维勇]鼻息 2{pwp,兽化点梗,fin}

返暖意:

刚才在电梯里的动作已经耗尽了勇利所有的力气。


事实上就在他从电梯和Viktor一起走向房间的途中,他就明白了Viktor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有些人终身不会遇到同调发情。”


现在他遇到了,勇利迷迷糊糊地想道。他口干舌燥地靠在床头,一动不动,只是看着Viktor单膝跪地,开始动手解开他的衬衣扣子。


Viktor专注地解开他的衣服,他则专注地看着Viktor解开扣子——这场景看上去无端有点好笑;Viktor很快把他唯一的衬衣剥了下去,至于他的外套,早就被勇利自己甩在大门口了。


脱下了衬衣之后Viktor的手就继续往下,他顺当地解开了勇利西裤的扣子;这真的太奇怪了,勇利觉得有点脸红,他怎么做得这么熟练?勇利这么想着的时候目光正低垂着落在Viktor修长漂亮的十指上。


不骨干,骨头突出的程度刚刚好,圆润又有棱角,指肚和指腹一样饱满……好想咬一口啊。


Viktor在扯下勇利裤子的时候稍微用了点力,扯到一半却发现自己蠢得忘记给勇利先脱鞋子。


这时候他听见头顶上面传来轻轻的一声哼笑,他抬起头,看见勇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笑非笑,因为他正在舔着嘴唇,Viktor不好分辨他究竟是不是在笑。


Viktor的手停顿的正是时候,勇利执起Viktor的手,放在了嘴边——他是想舔咬一口的,但下意识觉得这个动作实在太过暗示,于是他执起Viktor的手,在唇边停滞了两面,最后慢慢吻上了指侧最嫩的那段。


Viktor被这个动作惊了一下,他抬眸看向勇利,黑发青年的眼睛泛着水汽却还是够清亮,视觉的目的地正是自己的相同位置。


“我想要你,Viktor。”


同调发情,他们的爱欲正是如此强烈,却又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好相等。


本来还想好好的脱下衣裤,现在看来是不行了。Viktor直截了当地伸手,他把人整个推到了床上,期间勇利在床沿蹭掉了那双被忽视许久的鞋子,赤裸着双足去蹭Viktor跪在床上的大腿根。




【和谐部分】请走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93380


推荐走AO3,如无法打开,请走不老歌:http://bulaoge.net/?crazyzone


微博已有备份,请走: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7506777455054




Viktor重新把他翻回身来。男人天蓝色的眸子里翻滚着情欲和爱意,他温柔的注视着勇利,在勇利急促的呼吸里凑近这个对视,最终沉沦一般献上一个吻。








犬的普通性||交并不会形成结,形成结的交||配对象则只能是犬的配偶。结意味着Viktor的射||watchout||精分成了三个部分——也就是没有两三个小时他们大概是分不开了。


形成结之后Viktor更加用力地操|watchout|干起来,而勇利则彻底地放开了,他们本就在同调发||情里,现在更是有种燃烧殆尽的意味。那个怎么结实的双人床被他们折腾得吱呀作响,床单皱巴巴地被压在身下,被子早就被扔在了地上——他们依然不知疲倦地拥吻在一起。


等他们从旅店里重新出好衣服走出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钥匙是Viktor去还的,房钱自然也是他去结——勇利从发||情期里回过神来,简直羞耻得没法见人。


原本预定在下午的工作全都泡汤了,更别说晚上的——不过这种时候工作根本不重要,Viktor悄悄把情况如实跟勇利妈妈短信汇报了过去。


他们牵着手从旅馆的正门走出来的时候,勇利看见了Viktor手机上来自自家妈妈的短信。


那是一个晚餐邀请。


 


END






勇利生贺,迟到了一会儿,但是……没办法实在太忙了赶不上当天。


一辆车,作者勉强算是个老司机,希望大家肉吃的愉快。


 @wqmkly 姑娘的点梗,完稿!



评论

热度(232)

  1. 蕉仔~全職葉黃狂熱中❤拖延症晚期badday98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