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維勇】就是愛情

九本:

 


※年操有,維勇竹馬設定,兩人都是高中生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Д`A


這篇類似番外的感覺,兩人已經成為情侶,來吃我一口甜蜜蜜的餅囉w


賭三毛錢這篇會被頻幕hhhhh 還真的被頻


@盛夏繁星 你洗澡好慢!就等你回來我要更新啦!








#大腿襪






勇利偷偷拿了真利的吊帶襪穿,他的腿雖然不長比例卻很好,緊緻的黑襪緊附在白皙的雙足之上,包裹出完美性感的曲線。




後續請戳










#食物的誘惑






勇利一直都不敢吃太多垃圾食物,一是自己的易肥體質,二是零用錢不夠。每天只能眼巴巴看著同學相約放學去吃麥OO,勇利卻是揣著圓潤的肚子和乾癟的荷包暗自神傷。




「勇利,回家囉。」




他嗯了一聲,眼裡還是薯條漢堡可樂的圖案,維克托當然知道自己竹馬這點小心思,走過去打算機會教育一下。






「勇利,吃漢堡薯條太不健康了,太油太鹹只會徒增無謂的熱量。」




「不是每天吃的話,應該就還好吧?而且每天人體所需也都有油和鹽啊!」




「……」




維克托無奈嘆氣,只好使出最後一招。「老實說,我髮線這麼高都是因為吃太多麥OO了。」




勇利啊了好長一聲,默默頷道:「嗯,那我不敢吃了。」這畫風轉變太過唐突,連一向淡定的維克托也忍不住笑到僵了。




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想打死眼前這隻可愛又可恨的竹馬。








end.






---


起因是胭大昨晚說要去吃麥OO,憤怒之下寫出來的東西(#










#吵架






勇利和維克托吵架了。




理由很簡單,只是某人不顧他的吩咐穿暖點,過幾天果然開始打噴嚏流鼻水,還被下令感冒治好以前不准碰自己。




被訓了一頓的人也是不甘,每天都故意穿得更少,就是想惹他生氣,無奈勇利連瞧都懶,把自己埋在書裡假裝忽視,維克托心塞,整天下來也不見轉頭鬧,就算勇利故意踢了幾腳也毫無反應。




他們冷戰了將近兩天,直到第三天勇利打算先和對方示好,等在家門前卻只有維克托母親探頭一臉歉意。




「抱歉啊勇利,今天你先自己去吧,也麻煩你幫維克托請個假。」




──這種無聊的比試下,最終敗下的還是那個任性自居的維克托,以發燒感冒在家結束這一回合。






也許是在學校被維克托纏習慣了,突然安靜反而難以適應,前頭座位空的慌,勇利還有那麼點兒想念他。




上課快要睡著前,提著筆在筆記旁開始畫起小人偶,歪斜斜的五官和略高的髮線,標準的愛心嘴和一臉得瑟的表情,怎麼滿腦子都是維克托呢?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三步併兩步跑在教室走廊,穿越一個個巷子與街口,身邊的人事物都變得不重要,捏著背帶手心滿是汗。




明明迎面都是刺骨的冷風,渾身卻似炙熱燃燒,他脫了頭上的軟毛帽,好熱,又褪下外頭的卡其色大衣,還是太熱了。




是不是心有所向,外頭的感知與其它事物都變得不再重要了?




勇利第一次慶幸自己體力還算不錯,呼嘯在耳邊的風都像喊著自己的名,那聲音遙遠又接近,總能喚起他情愛與想念之人的聲音。




『希望遠方的你依舊安好如初──』




街頭的吉他手哼哼唱道,融在寒冷的空氣裡沒了蹤影。






維克托的母親讓他進了門,臥房裡全被窗簾拉得暗,還好他早就習慣裡頭的擺設,一路上也沒撞到東西,順利蹭到床邊微微彎身。




輕微的鼾聲傳來,他知道竹馬仍在熟睡,漸漸地眼睛能習慣室內的光線,勇利輕輕坐在床邊,伸手將滑下的被子拉緊。




房間裡的時間似乎流淌的特別慢,他就這麼靜靜坐,也沒有想要叫醒維克托的意思。




明明看不清他的臉,卻能想像細碎的落在光挺的額,長長的眼瞼和挺拔的鼻梁,每一次唐突吻他的那雙薄唇。勇利明明以為自己笑了,眼淚卻掉下來。






如果當初不和維克托鬧脾氣,他是不是就不會生病了,一想到是自己的倔強害了他,勇利忍不住哭得更兇。




要是淚水止不住肯定會發出嗚咽,吵醒維克托就不好了。勇利站起來想走出房間,想著明天再把筆記給他,才剛要踏出步伐手腕就被人拉住。




「別走,勇利。」




沙啞模糊的嗓音,還帶了濃濃的鼻音,睜著一雙漂亮的湖藍盯著滿臉淚痕的人。






其實維克托早就醒了,他想看勇利會對入睡的自己做什麼事情,閉著眼努力裝睡。這一分一秒算是他人生裡最難捱的幾次,當他偷偷睜開半眼想看對方的反應,卻被那雙哭紅的眼嚇醒。




只是個小感冒而已,不值得他這麼哭泣才是,肯定又把所有事情往身上攬了。




維克托把人拉到懷裡,拿下礙事的眼鏡後吻去對方眼角的淚,濕濕鹹鹹的像是海水的氣味,卻是勝生勇利的味道,想來便不再那麼苦澀。






「怎麼醒了……」




「被你嚇醒的。」




吻完臉上的淚痕,他將竹馬的手牽到嘴邊輕輕落吻,勇利有一次問為什麼總愛吻在左手無名指,他說那是一輩子的誓約啊,想把你永遠綁在我身邊。




「你總算讓我碰了。」




對方抿了抿嘴,當維克托以為又要被他推開時,卻是被進一步地靠上──勇利的唇覆上他的,柔軟帶點乾澀的觸感,還帶點兒醬油味的吻。




面對情人的難得主動,維克托忍不住探頭深吻,嘖嘖的水聲響在靜謐的室內,昏暗又帶了曖昧的氣氛,本是壓上的一方卻反被推倒在床面,由上俯視的銀髮少年帶了曖昧的表情朝他微笑。






「我還能繼續嗎?」




「如果我說不行,你會停手嗎?」




「當然不會。」




「任性的傢伙,小心髮線愈來愈高。」




「……這和頭髮無關。」




等意識到時他們早又擁吻在一塊兒,直到樓下的喊聲傳來才停止,各自頂了微醺的臉頰相視微笑。






大概是流了一身汗跑來維克托家,又被病人唾液傳染,隔天變成勇利生病,維克托乾脆直接請了兩天假待在他旁邊騷擾兼照顧,還因為發現了筆記旁的小插圖開心了好一陣子。






end.








---


起因是胭大說今天下山冷,我擔心他感冒,於是寫了篇維勇感冒給他(?


最近天氣變化大,大家記得穿暖點別著涼了!




又是慣例擾民時間啦──


@Yui_旖函  @沈家十三  @芦焚_  @软壳生物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