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那个俄罗斯人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凉茶书屋:


·真利姐视角,姐姐常年对维勇cp的嫌弃我都看在了眼里【。
·OOC,擅自捏造了一个隐性弟控真利姐
·小段子,时间线有变化
·非常短
·手机发文格式喂狗,凑合看(。
·求小天使留评论qwq


·
我的名字是胜生真利。
拜我弟所赐,我单方面认识花滑界的传说长达十数年之久,并且能够详细地道出从他的成名曲他的代表动作到他家狗的品种和毛色。
这些全面的情报我本人是没有兴趣的,但是拗不过我弟成天扒在我耳朵边上灌输。
对,你猜的没错,我弟也是一位花滑选手。如果你稍微了解一点的话,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毕竟他好歹也算得上是上赛季的世界前六。
日本代表选手,胜生勇利。
要问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话,我应该是挺喜欢我弟的。
性格温和,为人善良,青春期也没怎么叛逆,总的来说是个挺省心的弟弟,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虽然不太擅长人际交往,朋友不多,不过和他亲近的人都挺喜欢他的,那也就行了。
我对他最大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一个俄罗斯人的身上。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花滑界的传说,同时也是我弟的偶像,是让他从头发尖到脚趾甲都散发着“啊我好崇拜他我好喜欢他”气场的罪魁祸首。
·
老实说吧,我对这位维克托选手并没有什么好感。
是的,我当然是无缘和传说级别的人物见面的,更不可能结什么梁子。对他略带不爽的感情大概是因为我弟永不停歇的迷弟行为导致的厌烦和不以为然。
怎么说,可能是有点逆反心理的感觉吧。
我对花滑的了解没有因为我弟的原因增进多少,毕竟我对这项运动本身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看我弟滑冰的。勇利这小子平时有点畏畏缩缩的,看起来也没什么自信,但投入感情专注表演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也还算的上帅的。
当然和我担的Takao比还差得远了!
咳,说远了,言归正传。勇利真的是发自内心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崇拜维克托的,我觉得他每次看比赛录像时连毛孔里都透着喜爱维克托的迷之气息。
而如此崇拜一个人的迷弟,怎么可能忍得住不跟别人安利自己男神呢。
对,所以从小学开始,在他义无反顾跳进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大坑之后,便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向别人安利他那宛如天神下凡的偶像。
作为他姐,很不幸的,我首当其冲。
·
众所周知,卖安利一般两个下场,成功或者失败。
很荣幸的,我是失败的升级版。我对勇利的安利产生了抵触心理,并且开始采取手段阻止他的安利行为。勇利心很细,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并明智地采取了迂回措施。也就是不直接跟我讲维克托有多帅维克托有多厉害维克托有多么的值得崇拜,而是见缝插针地跟我一点点透露他男神的近况,或者顺应我的兴趣所在竭尽所能地和把我的感兴趣的东西和维克托联系起来。
港真,他的作战成不成功暂且不提,总之我是被他的坚持惊呆了。于是我也不再明面表现出我对维克托淡薄的好感,偶尔还会附和勇利几句。
怎么说呢,毕竟是我弟弟那么喜欢的人,我也不想老是唱反调惹他不开心。再说,能让勇利喜欢这么多年的人,必然是有他的闪光点的吧。
虽然我每次看到那个白毛佬的照片都有一种迷之火大和嫌弃的感觉。
·
时间过得真快,维克托跑到日本来给我弟当教练都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了。
不得不说,连我这个外行都能看得出来,勇利整个人的状态比以前好了不少。但与此同时,我陷入了非常深刻的迷茫之中。
四个月了,距离上一次勇利和我担尤里奥(对就那个超可爱超漂亮的俄罗斯妖精)的比赛,也过去了一段时间了。现在的我非常的肯定,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虽然他的到来确实让勇利各方面都进步了很多,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这么好心跑过来给勇利当教练这么单纯的。是,我知道他说过有来为自己寻求灵感的成分,我的意思是他的目的不仅如此!
我觉得他这株生长在俄罗斯严寒中的坚挺的白菜想来拱我家的猪!
对,我就是在说我弟!他胖起来确实跟小猪一样圆滚滚的有什么不对吗!
我家的温泉和猪排饭把他养到这么大,怎么能便宜了维克托这棵满头白的白菜!
……但我着急有什么用呢,我家的猪特别乐意被白菜拱啊。
我一边哀叹着亲生弟弟的未来,一边怒其不争地把维克托卧室隔壁的窗户砰地关上。
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撞见这两人靠在房间墙壁上拥抱接吻了。
说句心里话,我其实真的很想推开那扇半开半掩的房门,然后一脚踹开整日宵想我弟的那个俄罗斯人。
但问题是,那个俄罗斯人怀里抱着我弟。
不好下手啊……
·
现在想想,当我发现那朵意图搞事的所谓爱情的萌芽时,我就该排除万难破釜沉舟,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电视里正在全球直播的比赛画面里,我弟和他教练双双躺在冰场边缘深情拥吻,对,而且我弟还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优子在旁边疯狂地倒吸冷气,听起来像缺氧了一样。我看了看坐在她前面的三姐妹,思考着要不要捂住她们的眼睛。
啊不对,已经亲完了,迟了。
我默默地把视线移到爸妈身上,哦我的天,我家二老为什么一脸开心。
那是你们儿子啊!你们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被一棵白菜拱了啊!为什么你们还这么开心!
我沉痛地捂住胸口,世界之大,与我同一战线的人竟无处可寻。
心痛,心痛的无法呼吸。
竭尽全力平复心情,我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我和美奈子一块去了中国的话,我一定会从观众席上冲下去,好好教教那个老毛子什么叫爱意之拳。
·
结果来了也没有什么卵用啊。
我站在美奈子旁边,看着我弟和维克托无名指上再明显不过的情侣戒,心头一阵追悔莫及悔不当初。
要是早知道勇利会被一个俄罗斯人拐跑,当初他要去学滑冰时我就该制止他!
搞什么啦,身为姐姐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弟弟居然婚都订了!还是和一个俄罗斯男人!
其他桌位的顾客在听到那个泰国选手的话以后一阵拍手欢呼,同一桌的几个选手也跟着鼓掌。勇利虽然一直在那边摆手,但嘴里冒出的话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否认。这小子满脸通红的发烧,这种表情我几乎没在他脸上见到过!思春期都没有!
不,等等,不对,好像有见过几次。
暂时放下对现有事实的愤懑,我头脑风暴了一会儿,悲痛欲绝地发现勇利这种羞涩的表情确实之前也出现过几次。
比如第一次去现场看维克托比赛的时候。
比如一次比赛完后维克托捡起了勇利从观众席递过去的花的时候。
比如勇利知道维克托跑来给他当教练的时候。
比如温泉on ice比赛前两人拥抱的时候。
比如……
哦槽。
我额头上青筋直冒,但这毕竟是在大街上,我还是不能走过去直接给那老毛子一巴掌的。强压下满心的愤怒,我磨着后槽牙跟着其他人离开餐厅。等到另外几个国家的选手纷纷走开,我立刻迈开步子,大步走向那个搂着勇利的腰走路还直往他身上蹭的男人。
·
我说啊,前面那个俄罗斯人,给我放开我弟!我TM看你不爽很久了!
·

评论

热度(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