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翻譯] Fascination (全)

Amanda Huang:

 原文


關於授權: 跟and I feel life是同一個作者,那時我就已經跟他要全部作品的授權了


有點像是and I feel life 的番外?但我不確定...


想要看渣翻譯的極致嗎? 恭喜你來對了! 就是這篇! 哈哈哈嗚嗚嗚嗚咳QAQ


強烈建議去看原作,我的翻譯把感情翻到只剩一成不到


原作者對不起我的國文程度太爛了(跪


徵求大神們幫忙潤色、後半篇我想要整個加註解(尤其是注5, 注6)(眼神死


===============================================


一開始維克多並不了解勇利對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有多麼著迷---當然,這沒有字面上看起來那麼下流


 


維克多一直對自己是個迷人的男子這件事很有自覺。


 


「太有自覺了」有些人甚至這麼想。


 


他知道自己對人--不論是男人女人--都會產生些什麼影響。


 


他知道他很有魅力。


 


他已經練出了完美的笑容,讓攝影機不管從哪個角度捕捉,他看起來都能一樣出彩。


 


最重要的是,不管他年多大,他永遠不會讓自己身材走樣。


 


但是問題就出在這裡: 勇利對以上這些通通都不在乎。


---


 一切都始於他的髮旋。


 


勇利趁著維克多彎下腰去清理冰刀上的冰屑時,用孩童般的好奇戳了維克多的頭。當維克多一感受到頭頂中央傳來被輕輕按壓的感覺時,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喉嚨中原本要吐出的話語頓時消散不見。


 


沒過多久,勇利難為情的道歉聲在他耳邊響起。


 


「啊,對、對不起!」勇利急切的說,兩手在身前不斷揮動。他聽起來也被剛剛發生的事情嚇到了。「我不知不覺的就…」


 


儘管他有很高的自尊心,維克多還是自覺的拍了拍勇利方才好奇的戳了的地方。明明就在剛剛,維克多還在談論他已經不如以往的年輕…


 


「已經變得這麼薄了嗎?」他聽到自己這麼問,語氣裡有一半開玩笑,一半驚恐。


 


如果滑冰界的黃金單身漢竟然有早禿的問題的話,這將會是一個恐怖的恥辱。


 


 「No, no, no!」勇利臉紅,還有一點恐慌。


 


「Everything's okay!」他還用他帶有腔調的英文追加了一句。


 


不管怎樣,維克多還是在冰上趴了下來,開始用他最誇張的動作作戲。


 


「我好受傷,」他悲傷的嘆息,「我已經再起不能了。」


 


勇利拼命的求他起來,嘴裡嚷嚷著「我不是那個意思,維克多,好了,對不起啦--」的模樣實在是可愛到令人難以放過。


 


----


 


接下來是他的睫毛。




事情就發生在他們的初吻之後。


 


在日本中國地方,勇利贏了他的第一場比賽。勇利欣喜驕傲的表情實在是太令人難以負荷了---維克多一回到他們的旅館房間立刻就克制不住的辦了他。(注1)


 


維克多率先抽身。他的嘴唇紅腫,笑容燦爛。半闔的藍色眼睛注視著眼前距離不到半吋的勇利。勇利的臉上浮起了熟悉至極的紅色,但是他也笑著,看起來既暈眩又有些失神。


 


「你真是太棒了,」維克多低聲說,向前傾身,又吻了一吻。勇利的笑在他的嘴裡嚐起來是甜的。「並且還令人驚艷,moyo solnishko。結尾的那個四周跳太完美了。」


 


兩人的嘴唇分開後,勇利微笑著捧住他的臉,飛速的審視一下,嘆道「你的睫毛太犯規了。」


 


維克多愣愣地眨了眼。


 


嗯,這個…有點出乎意料。


 


「你的睫毛好美,」勇利喃喃的道,他的拇指輕輕撫過維克多的眼角「你實在是長得太犯規了。搞什麼鬼啊?」


 


儘管有些困惑,維克多還是笑了。他模仿青年的動作,捧起他的臉,然後擠了擠他柔軟的臉頰,直到勇利露出抗議的表情。


 


「不必羨慕,」他笑,放開勇利後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你本身就已經夠漂亮了,勇利」


----


他們正式在一起後,勇利對他身體某些部位的興趣越來越展露無遺。他讚嘆維克多的手指是多麼修長優美。他把他的手掌印上維克多的,花了好幾分鐘比較、讚嘆。維克多的心臟因為男友的親密的舉動而縮緊。


 


每當維克多枕在他的大腿上時,勇利總是會用手刷過他的頭髮,嘴裡嘟嚷著一些亂七八糟的甜言蜜語讚美他的頭髮有多軟。他注意到維克多眉毛的弧度,手指深情的划過他的額頭,然後掃過維克多鎖骨上幾不可見的胎記。他觸碰過的地方總是給維克多的肌膚帶來溫暖。(注2)


 


一次練習時,勇利在冰場趁著維克多在講話不注意的時候親了一下他的鼻尖。維克多停了下來,被嚇了一跳。勇利只是微笑。


 


「對不起,我一時沒忍住,」勇利說,臉上的一抹紅霞洩漏了他的羞澀。「你的鼻子很可愛。」


 


這是維克多有史以來第一次臉紅,然後當勇利指出他越來越紅的面色時,他轉過身去堅決否認。


(之後在更衣室時,維克多就復仇了。他把勇利壓在置物櫃上深深的親吻他,直到最後勇利膝蓋發軟,臉色通紅,嘴裡結結巴巴的開始胡言亂語)


 


一晚,勇利在他的腳踝上發現了一個陳年舊疤,他好奇的用手指描過。維克多解釋那是一次幾年前的滑冰事故所留下的。


 


「很痛嗎?」勇利有一絲絲擔心的問


 


維克多笑了。「其實還好,」他哼了一聲答道,「當時流了不少血讓周圍的人都很擔心,但實際上傷口還挺淺的。要是沒有留這麼明顯的疤就好了。」


 


「我喜歡它,」勇利靜靜地說,抬頭向維克多露出了一個幾乎是害羞的笑容。在昏暗的燈光下,勇利看起來像天使般令人屏息。維克多吞嚥了一下好把在喉嚨跳動的心臟推回去,順便舒緩有些緊繃的胸腔。「它證明了你在我們所做的事情上有多麼認真。我覺得它很美。」


 


經歷了這一切後,維克多羞窘地發現原來自己是被人珍愛着的。(注3)


 


勇利仍然不太習慣主動的去觸碰; 他在維克多公然秀恩愛的時候臉頰還是會爆紅; 在維克多觸碰他時仍然逃得飛快; 在公開場合,就算維克多只是做擁抱之類單純的動作,他還是會把他推開。


 


但是,像這樣,兩個人舒服沉默的坐在維克多的床上,勇利的手無意識的游走,他褐色的眼眸明亮而入迷,就好像維克多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


 


勇利是用一種純粹的敬愛觸碰著他。他的手撫過維克多寬廣的身軀時溫柔且深情,沒有其他的意圖,不是為了一些更沉重的、不是為了性。(注4)


 


維克多並不習慣這樣的概念-----那種為了觸碰所以觸碰的概念。(注5)


 


-----那種只是因為存在所以就被愛著的概念。(注6)


 


但是,維克多還是試著去習慣了。他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勇利伸去,輕柔的愛撫他的側臉。


 


勇利發出了一聲安靜的嘆息,並讓臉頰更貼近他的手。勇利的唇勾起了一個滿足的笑。維克多感到內心脹滿著愛意。


 


「你太完美了,勇利。」維克多吐出了一個安靜的告白,俯身在勇利的唇上印下了一個純潔的吻。「我從沒有遇過有人可以像你一樣令我神魂顛倒。」


 


「你嘴巴真甜,」勇利咕噥著說,維克多笑他話裡的諷刺。相信勇利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自己的一舉一動。「但是你也令我神魂顛倒。」(注7)


 


維克多哼了一聲,戲謔地道「我知道,solnishka」




注1:


在日本中國,勇利贏了他的第一場比賽。勇利欣喜驕傲的表情實在是太令人難以負荷了---維克多一回到他們的旅館房間立刻就克制不住的辦了他。


原文:


They're in Chugoku, Japan, where Yuuri has won his first competition and Yuuri's face of bliss and pride was simply too much to take—Victor couldn't help but jump him as soon as they got back to their hotel room.




這裡是指日本的中國地方不是china。


to jump someone 就是 to have sex with someone 的意思,我今天才知道....


允許我用「辦了他」這麼溫和的字眼,今天恥力不夠...




注2


我原本翻: 嘴裡喃喃自語、亂七八糟的說著維克多的頭髮有多軟。


原文:


...every time Victor uses his lap as a pillow, muttering sweet nonsense...


sweet nonsense 要怎麼用中文表達阿? 很甜蜜的胡說八道? 我不知道要怎麼翻所以就將就了,有更好的建議嗎?




sweet nonsense變成亂七八糟的甜言蜜語了XDD不知道為什麼我無法捨棄亂七八糟這個字,可能是我當初也腦力激盪了很久所以不忍心殺掉自己的想(小)法(孩)www




感謝 水中無月、四叶草与黑兔子 兩位大神賜予我靈感:DDD




注3:


我原本翻: 經歷了這些,維克多羞窘地發現自己被珍愛著。


原文:


Through it all, Victor feels embarrassingly treasured.


靈魂之句阿


through it all 有 altogether的意思,我本來想翻成「聽了這些話後」,可是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到位...


embarrassingly treasured: 我盯著這兩個字10分鐘有吧? 


embarrassingly應該是形容treasured而不是形容維克多,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把這個組成中文句所以就這樣翻


這句話很美,希望有更好的版本


update:


新版本多加了幾個字以後看起來就順眼多了阿....感謝 Ayazaki 大大的協助:DD


注4:


勇利是用一種純粹的敬愛觸碰著他。他的手撫過維克多寬廣的身軀時溫柔且深情,沒有其他的意圖,不是為了一些更沉重的、不是為了性。


原文:


It doesn't help that Yuuri touches him with such a pure kind of adoration...without the intention of making it something else, something heavier and sexual.


It doesn't help 這個字對我來說有點意義不明,是指it makes things worse的意思,但是放在這裡很怪,還是我理解錯誤?


without intention那句徹底被我改了句型阿...希望意思沒跑掉?




注5:


維克多並不習慣這樣的概念-----那種因為觸碰所以觸碰的概念。


原文


Victor's not used to it, to the concept of being touched simply for the sake of being touched.


concept 翻的有點生硬,後面那句更精準地來說要翻成「因為觸碰所以觸碰的概念」但是這樣太累贅了所以還是改了改


我覺得這是全文最重要的一句,但我看到自己翻的版本都想死,有更好的翻譯嗎?




注6:


-----那種只是因為存在所以就被愛著的概念。(注6)


原文:


To the concept of being adored just for existing.


這句跟注5差不多,我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出來...




注7:


勇利咕噥著說。維克多笑他話裡的諷刺,相信勇利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自己的一舉一動。


原文:


Yuuri mumbles, and Victor laughs at the irony of his statement. Trust Yuuri to be completely oblivious of his actions.


irony確實是諷刺的意思,但是我覺得用諷刺好像有一種很負面的感覺,應該有更好的字?


後面那句對我來說完全意義不明冏,所以我就硬翻了...


Update


想了好久還是想不到要怎麼改 ;_;




=======================================================


譯者碎碎念:


這篇意外的難產...區區2000多字把我搞得快死了...


其實我還很猶豫到底要不要放上來因為真的很不滿意...作者會不會想要殺了我?


但是這篇還是甜甜的啦...希望你們會喜歡吧?


看到預告覺得會很色氣的看官們...我只能說這篇真的很純潔wwwww




我在想近期之內要不要繼續翻?


因為看來看去好像沒有特別想翻的...如果你們有request的話我還是可以看看?..但跟以前一樣不要叫我翻肉文我會死(認真


粗俗的語句在yuri the aggressive wingman之後好像變的比較擅長了?所以如果指是髒話程度的話我想我還是可以的(希望




如果有什麼建議的話請務必一定要留言因為我真的很需要有人糾正(哭


我還是會認真看過並且回覆的


(但是我10個小時之內是不會回覆的因為我要睡覺了QAQ)




我們下個故事(?見


鞠躬


Amanda Huang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