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維勇】Tap Dance

好!!!!!!!!!!!

榎家小生:

※踢踏舞AU


※喝醉的勇利 很 嗯(笑)


※不能考據的不正經AU別考據、別考據


 


 


  身為愛爾蘭踢踏舞團的唯一亞洲人,來自日本的勝生勇利陷入了他職業踢踏舞的低潮。


  早早就戒酒的他在上次俄羅斯表演過後因為自己在表演裡的大失誤,難得讓他想要開瓶高度數的伏特加麻痺自己。但可惜的是他知道自己實在是不能喝酒,除了喝了酒後他無法控制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還有他會完全忘記醉酒這段時間的記憶。


  所謂的喝到斷片,說的就是他。


  咑、咑、嗒──


  硬質的鞋子在木製的地板上發出規律的敲打聲,勇利散發著頹廢的氣息趴在休息室的桌子上,他的夥伴們都在另外一個房間裡準備著等會的上場,而因為節目劇情的關係勇利所需要的裝扮和他們不同,只是很樸素的白襯衫和黑褲。他只上了些許的淡妝,包裹在黑褲底下精煉的雙腳無意識的打著拍子,那是與女性舞者不同的踢躂方式,充滿了堅定和陽剛的聲響。


  踢踏舞分成三種,美式、英式、愛爾蘭。


  隨著民族性質的不同,他們所展現的方式也不一樣,美式多以自由、輕鬆及幽默作為表現型態;而英式則是在裡頭添加了旋轉、滑步,以優美姿體去展現與常人不同的貴族感。


  而勇利專精的是最後一者,愛爾蘭式的踢踏舞。這是當地民族舞蹈的一種,舞者保持上半身不動,僅靠著下半身的震動來營造視聽效果,而舞者整體隊形的美感是愛爾蘭人跳踢踏舞的特色,也是一種禮儀。


  踢踏舞沒有過多的限制,在編舞時都會適當的加入一些動作來添增娛樂性,在這次的表演裡勇利是後半場的配角,主要扮演的是一個在劇情裡被人搶走摯愛的備胎角色,他得花長達兩分鐘的踢躂來表現他對此有多麼傷心,然後從傷心裡自我調適接著最後踏著輕快的步伐祝男女主角能在未來永遠幸福。


  備胎、騎士,還要帶著微笑去對他的所謂送上流著血的祝福。


  情感上的悲劇英雄,展出之後勇利意外受到大眾的歡迎,隨著世界輪演的倒數,他每次收到粉絲送來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台下的歡呼聲也一次比一次大,各種腔調的勝生勇利都被喊了一遍。


  這大概是他踢躂生涯裡難得風光的一刻。


  可是他搞砸了。


  想到這裡的勇利痛苦的呻吟了一聲,就像是暗戀者被這段感情傷的痛苦不已卻只能壓抑住自己,只是嘴邊還是會溢出一絲忍不住的苦痛。不知何時他已經站了起來在休息室裡跳起舞,他的腳隨著飄散的思維踏下了最後一個音節,些微的細汗在額上冒出──一旁響起了一群掌聲和口哨。


  是他已經裝扮完的團員們一臉:Wow~勇利~Wowwww~


  揶揄和打量的表情,全都統一的喊著沒有意義的音調,優雅美麗的舞者們現在就如同路邊下流的老流氓一樣,對著無措的保守日本人用各種方式委瑣了一番。


  總之要勇利說怎麼去形容他現在所面對的狀況的話,他就是摀著紅爆的臉表示他已經耗盡洪荒之力要他們不要再Wow下去了。


 


 


  如果要問明明在團裡挺受歡迎的日本踢踏舞者為什麼會陷入低潮,一切都要從他上一場表演開始說起。


  從小就開始在這方面領域投入無數心血的勝生勇利在一次愛爾蘭舞團的招募下成功在各式的挑戰下擠進了舞團並在裡頭擔任了角色。


  原本他還以為會當個實習生之類的在裡頭學習一番才有機會上場,就連這次的世界巡演他也沒有想到自己能一同前往。


  而踢踏舞總是帶給他超乎想像中的驚喜,他得到了角色,並且受到了觀眾的歡迎。


  剛開始巡演時他表現的中規中矩,畢竟擔任的角色在劇中的戲份含量並不多,面對來自全世界的觀眾的壓力,第一次站上世界舞台的勇利表現的還算是可以,畢竟配角的風頭不需要搶過主角,他只需要好好的扮演這個角色並襯托出男女主角。


  原本是這樣的,是的,原本。


  在終站──俄羅斯巡演的那天,上場前勇利吃了粉絲送來的巧克力,俄羅斯實在是太冷了,原本就怕冷的日本人在這樣子的環境裡簡直覺得自己就要往生,即便在溫暖的更衣間他還是有一種外頭的風從這個房間的各個角落吹進來冷冷的感覺。


  一早就開始排演,寒冷和高運動量的操練讓他吃下去的食物能量早早就消耗殆盡,怕上場低血糖影響到表演,勇利決定吃些高熱量的東西支撐自己。


  所以他就收下了來自俄羅斯粉絲送來的巧克力:包裝完整且附上購買證明還加上一張告白的卡片。簡單來講就是一個通過安全認證的禮物,來回確認沒有被添加什麼不可說的東西幾次後,勇利才安心的把它吃了下去。


  然後。


  勇利很想說句: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但他就是有後續。


  勇利的酒量並不好,更是可以說是差,就像先前所說的酒品也爛的可以。


  這個時候的勇利還沒有對此有深刻的體悟,他只是知道而已。


  而當他在表演過後看見團員上傳的表演影片,他整個人都崩潰了。


  俄羅斯很冷,俄羅斯人很會喝酒,俄羅斯的東西很會参入高度數的酒。


  這是這裡的風俗民情,而不太會喝酒的勇利沒有注意到。


  所以他就在上場前吃了半盒高度數、甜酒、各種不同口味的巧克力。


  酒易醉,甜酒更是,混著入肚的甜酒已經不需要再說什麼了。


  總之勇利醉了,還醉的不輕,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上場了,完全不顧他上場前身後已經露出驚恐表情的團長和莫名興奮的副團長。


  在後台休息的舞者因為過度震驚所以反而只停下了動作,呆滯的讓出一條路讓這位平日軟綿的跟一隻好欺負小豬豬一樣的日本團員走過去,完全忘記阻止他(補妝的還不小心把自己的眼線畫出去)。


  然後。


  觀眾只看到聚光燈照向了這名在劇情裡擔任悲情配角的男人,他在眾人的印象裡該是乾淨、清純、如白紙一般的暗戀者,而此時卻是打破了他們對他的既定印象。


  原本穿好的白襯衫被他打開了一半,有漂亮線條的胸膛露出,整理乾淨的頭髮隨著前進的腳步邊被他用著色情無比的方式向上梳起,出場時緩慢的走向舞台中央,他揚起了脖頸,東方人特有的細緻皮膚在燈光的照射下彷彿連他臉頰旁柔軟的細毛都看的一清二楚,台下一片寂靜,此時就連音樂都停了下來。


  接著,他勾起了一抹笑,對著台下驚呆的觀眾隔空親了一吻。


  ──波。


  倒吸一口氣的聲音瞬間充斥了整個表演廳。


  但這名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的配角不給觀眾喘息的時間,隨即一陣熱情滿滿的美式踢踏聲再次衝擊了這些觀眾,高難度的踢踏和快速、不乏強烈情感的踩踏侵入了這些人的感官。


  而被打斷感情戲的男女主角也很快就反應過來,即興表演對他們來講根本不是問題,畢竟踢踏鬥舞他們私底下很常玩,在和場邊的團長們用眼神示意後,一場被稱作愛爾蘭舞團最精彩的表演就這樣展開了。


  原本好好的、聖潔般的愛情劇瞬間變成了色氣滿滿的搶奪戲。


  暗戀者長年來被壓抑的情感爆發與男主角誓死保衛他所愛的人不被他人搶去,而女主角在一旁細碎的踢踏表現著為他們驚心而又被這些情意滿滿的追求弄得心花怒放,她想要都擁有他們,可這個世界並不允許,在一次又一次躊躇的踢踏中搖擺不定。


  然後。


  台上的人沒有發現台下原本對這些表演只表現出觀看尊重的踢踏界的傳奇舞王──這名銀髮俄羅斯人在暗戀者踏出踢踏的那個剎那,臉上露出了他二十年來久違的神情。


  那份驚艷和發現新事物的興奮讓他淡色的眼瞳都染上了閃亮的色彩。


 


 


  原本在俄羅斯的巡演是他們最後一場,但因為效果太好(說到這裡的時候勇利的表情已經死了),他們受到最高的邀請請求他們到美國百老匯作演出,這是很難得的事情,愛爾蘭舞團不會放棄能在至高舞台上表現自己的機會,所以他們赴約來到了美國。


  至於那名在最後一場表演展現了超乎常人性感的日本人?


  噢、親愛的,這個團是不會理睬他一個人微弱的反抗聲的。


  下半場快到了,在後台的勇利已經開始聽到他們呼喚他的聲音,一聲聲喊著暗戀者的名字和勝生勇利,那個熱情簡直要燒死他。


  這次勇利沒有喝酒,原本他已經生無可戀在下機場時買好了那裡度數最高、並且保證一定醉的酒,要用來應付這場加演。


  他可是還分期付款了。


  但在準備時團長要他不要喝,勇利這下已經不只眼神死了,是身心都感受到來自命運濃厚惡意的疲憊感,他用著虛弱的聲音問說:為什麼?


  而團長只給了他一個讓人討厭死的笑容,笑而不語。


  所以勇利還是穿戴整齊,就和他前幾次的巡演一樣。他決定要為這次的表演安定當個配角,而不是那個、和主角相互競爭,發散各種他想像不出會出現在自己身上的色情氛圍。


  是的,他決定要當個安定的暗戀者。


  這個想法很好,勇利也覺得自己做出這個決定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他可以完美的踢完因為失戀而要表現心裡破碎的踢踏,然後帶著感傷的微笑對著男女主角離別。


  整個舞團目前都進行得很順暢而且很正常,台下的觀眾也和往常一樣給予熱情的掌聲,沒有因為他出現奇怪的場景和觀眾亢奮過頭的歡呼聲。


  這一切都很棒,就在勇利演到他要微笑離開的橋段時,他走到了靠近舞台邊緣,這時他本該踢出一段慢節奏的拍子,搭配釋然的表情,但在他要隨著音樂起腳的時候,突然音樂停止了。


  燈光暗下,只留下男女主角、他、和一道照射在旁邊的燈光。


  那處像是被鏡頭拉出了一個慢動作,勇利站在原地看向了那處,目光裡帶著不明所以的困惑,接著一雙修長的腿從那裡緩緩邁出,因為黑暗所以顯得有些模糊不清。


  咑、嗒搭撻咑──啪!


  沒有音樂的輔助,直接來了一段高難度經典的拍子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隨著踏步,踢拍子的演奏者從暗處走到了燈光下,台下瞬間爆出了不可置信的叫聲,那人沒有理睬喊著他的名字的聲音,他微笑,卻不是給那些人,而是給已經呆愣住的那名暗戀者。


  此時音樂下了,那是名為『伴我身』的樂曲,他無視了這場戲的男女主角、無視了台下快要淹過音樂聲的尖叫聲、無視了所有的一切。


  他的眼裡只有那名吸引了他的暗戀者,那名來自日本的踢踏舞者。


  自信的舞步,充滿情感的動作和俐落乾淨的踢踏,高難度的踩踏在他的操作下彷彿失去了它的困難度,這是踢踏舞界的舞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世紀的傳奇。


  愛爾蘭舞團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可愛的日本人對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有多麼的癡迷,原本的男女主角見他們的計畫已經實行成功便笑著退場──他們借了這個舞王來感謝勇利為舞團做出的突破。


  勇利已經無法用言語表現出他現在的狀態,腦中一片凌亂,甚至到維克托來到他身邊,拉住他的手帶著他一起踏起了一段熱情無比的雙人踢踏勇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抬起腳回應他的,他全身都像是棉花糖組成的,沒有任何骨架支撐住他輕飄飄的感受,如果說這是夢的話就趕快讓他清醒吧,順便也將俄羅斯那場表演也當作夢吧。


  而這現實終究是告訴他(用著已經在youtube上流傳出去的影片),那場出格的表演不是夢,團員對他的眼神也在說著這不是他的幻想。


 


  「Amazing、勇利~」


 


  帶著俄羅斯腔調的英文在耳邊炸起,勇利知道自己起了陣雞皮疙瘩。


  噴吐在皮膚上的氣息是如此真實,被握住手心裡的體溫,那個人看著他的表情是如此清晰,就算在家裡用1080P看採訪秀也看不到這麼清楚、超越藍光的畫質。


  同節的節拍、同時抬起的腳、同樣在眼睛裡頭有著閃亮光芒。


  這現實也告訴了他,眼前他崇拜一輩子踢踏舞王的維克托出現在他面前也是真的。


  而且他還跟他跳著舞。


 


  噢天


  他從未想過,從未


 






------


寫了一個溫柔的踢踏世界AU,就和YOI溫柔的世界觀一樣
沒有歧視、只有滿滿的愛
勇利都是被大家愛著的噢
有人懂我寫的如此快樂的感覺嗎(......沒人
好啦我就是沒有Pole Dance 覺得Tap比較帶感
反正我就是學乖了不跟官方鬥,自己開AU玩耍
夢醒那邊我一直冒出波波的聲音,簡直不能再煩(自己講
&昨天看了女單,天啊梅娃根本Q爆美爆強透天

&&難得廢話那麼多就是......就是我想和大家聊天廚CP阿嗚嗚嗚(扭捏,天天都覺得自己身邊冷清的像是在俄羅斯吃雪(沒有同溫層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