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Romanticism · 浪漫主义

名叫海苔的美好时光:

☆维克多尼基福洛夫×胜生勇利
☆时间设定为十七年后,维克多45,勇利41
☆想把全世界所有的浪漫,都献给你


   我叫宫地雅成,十五岁,九州长谷津出身。


    一说起我的出身地,可能大家大概都是知道的。


    当我第一次接触社交网络,设定好自己的出身地之后,没过多久就立刻有人来搭话。


    ——你是长谷津町出身?


    ——那你一定知道维克多尼基福洛夫。


    ——维克多现在还住在长谷津吗?


    ——可以帮我要一个胜生勇利的签名吗,谢谢!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留言我大多都是忽略的。


    一来是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立场去回复才好。二来则是我对于这些事情,大多还不太理解。


    大家所说的维克多尼基福洛夫,是我们长谷津的一个滑冰教练。


    大家所说的胜生勇利,也是我们长谷津的一个滑冰教练。


   


    我的母亲很喜欢花样滑冰。平常没事的时候她老是会跟爸爸念叨,她当初接触花滑太晚,她有多么多么后悔。


    小时候的我对这些话总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稍微长大一些了,我开始有了玩伴。可是我发现,他们一有空总是会跑去滑冰场。每当我想去找他们玩的时候,他们总是背着包急匆匆地就都走了。


    我问他们,你们每天是去干嘛啊?都不跟我玩了。


    他们说,我们都去学滑冰了,很好玩的。雅成你也来跟我们一起学吧。


    我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以为跟他们一起学滑冰就有人一起玩了。


    于是我兴冲冲地跑回家,大声跟妈妈说,妈妈我要学花滑。


    妈妈高兴地把我抱了起来,拼命地眨着眼睛像是要哭的样子。


    好啊雅成,妈妈支持你学花滑。


    之后?之后我就开始学了啊。


    妈妈带着我去滑冰场跟维克多教练打了招呼,以后我就拜托他多照顾了。


    维克多教练蹲下来盯着我看了看,然后笑着说,“没问题。”


    “你叫雅成是不是?以后请多关照。”


    我一开始还是有点怕的,因为这个外国大哥哥长得跟我们不太一样,眼睛蓝蓝的。平时训练的时候,也就不太好意思多跟他搭话。


    另一个教练就不一样了。


    胜生教练是个很温柔的人。一旦我们摔倒了他都会滑到我们旁边,虽然不会伸手帮我们,但是会一直在边上鼓励我们自己站起来。


    休息日的时候还会请我们去家里吃炸猪排盖饭,甚至还可以偶尔泡一下温泉。


    妈妈告诉说胜生教练就是我们本地人,还是个非常有名的花滑选手。


    我对此也只是点点头,表示我知道的。


    说来可能大多数人会看不起我。我对花滑,其实不是真心喜欢的。倒也不能这么说,喜欢还是喜欢的,但是也许没有别人那样的全情投入。


    可能是因为我一开始学习花滑的初衷就是不正确的。


    别人热烈地聚在一起讨论滑冰选手的时候,我几乎大多都是完全听不懂的。能理解的最多只有维克多尼基福洛夫和胜生勇利这两个选手了。


    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也基本看过了维克多教练和胜生教练之前的比赛视频。精彩确实很精彩,但是我却说不出精彩在哪里。


    一开始妈妈也曾经给我灌输过“你现在好好学,将来也可以成为一名花滑选手”的理念。当然,我也是为此奋斗过一阵子的。每天都很努力很努力的练习,几乎都要呆到闭馆才回家。


    胜生教练每天都会留下来陪着我,他说是因为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走路回家。


    偶尔维克多教练也会留下来,还会对我进行指导。


    但是我并不开心。


    我本身就是个不太热情的人,干什么事都是这样。就连花滑,我最喜欢的状态也只是内刃外刃交替着,随便绕场滑滑。


    这样的努力模式,我承受不了。


    再然后,这事情就无疾而终了。


    我就是怀着这样半吊子的心态,滑了整整十年。


    十五岁的年纪,在大人们说来都叫做“思春期”。


    所以毫无例外地,我恋爱了。


    对方是一个同样对花滑不是十分敏感的女孩子。


    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会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不懂花滑的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我大概可以算是一个“现充”吧。


    可是好景不长,我们才刚交往了一个月,对方就甩了我。


    理由是——你竟然忘记了我们交往一个月的纪念日,你一点也不浪漫,你一点也不爱我。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茫然的我一头雾水。


 


    这就结束了?我不浪漫?


    我当然不浪漫。因为我根本就不懂浪漫是个什么东西。


    从小开始练习花滑,平时休息的时候电视剧也不是很看。漫画倒是有一些,不过少年jump这一类的,就算我不懂浪漫我也知道它跟浪漫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女孩儿的。


    她可爱又有活力,对任何事情都有很高的热情,跟她在一起仿佛可以弥补我身上缺乏的各种东西一样。


    所以她离开我之后,我伤心了很久。


    平时的练习还是去的。但练习的时候就只是一个人坐在冰场角落,用刃间随意地磨冰玩。


    “雅成。”


    维克多教练滑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开口叫了我一声。


    我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继续愣神。


    “最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我没答话。


    “考试不及格?零花钱太少?还是说失恋了?”


    我吓得一个抬头,后脑勺险些撞上身后的墙面。


    “为什么维克多教练会知道啊?!”


    “真的猜中了?诶嘿☆”


    被戳穿了的我,瞬间像是气球一样漏了气,不再接话。


    “这么难过,雅成你一定很喜欢对方吧?”


    我稍微红了红脸,跟长辈讨论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丢人。可是看着维克多教练的表情,我又觉得说出来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还行吧。她很好。”


    “给青少年的恋爱相谈?我还是第一次做呢。”


    维克多挪挪位置,坐的离我更近了些,这么说到。


    “……恋爱相谈?”


    “因为雅成不能跟爸爸妈妈谈这件事对吧?那就让我这个婚龄十六年的教练来给你一点建议☆”


    他举起左手,秀了秀无名指上的铂金钻戒,有些俏皮地对我眨眨眼。


    我看着他,有些矛盾地抿了抿嘴。我确实是想找个人抱怨抱怨这事来着,毕竟不管怎么说,我才是莫名其妙被甩地那一方。


    我站起来,倚靠在墙壁上,做了个深呼吸。


    维克多教练也微笑着站起身子,靠在我的旁边。


    “……我被甩了。”


    “理由是?”


    “她说我忘记了我们交往的一月纪念日,我不够浪漫。说到底我就是个十五岁的中学生,平时要学习要滑冰,哪有那么多精力去一个一个的记住什么纪念日啊。就算有多余的兴致去记下所谓的交往纪念日又怎么样?说到底还是觉得我不够浪漫。我就是不浪漫啊!我又不看电视剧,又不看少女漫画,怎么知道浪漫是什么样的?”


    我一口气说了一长串,把我这几天在心里憋着的话都倒了出来。


    这也许是我在推卸责任也不一定。我知道分手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的错,但是我就是不想承认。我就是不懂浪漫啊,她连学的机会都不给我。


   


    听完这段话,维克多教练却笑了出来。


    我虽然不知道他是在笑什么,但是也还是立马涨红了脸。


    倒也不是什么放声大笑,只是断续地笑了几声。声音意外的有些低,听起来十分成熟。


    “才你们这种年纪就开始谈浪漫了?”


    明明是带着些嘲讽意味的话语,却直接得让我说不出话来。


    “雅成,你知道浪漫是什么吗?”


    “就是不懂才会被甩啊。”


    “我说复杂了你也理解不了,我就简单来说了。浪漫主义这种东西,在于感觉。”


    “……说了等于没说。凭感觉这种说法也太暧昧不清了。”


    维克多教练托着下巴,笑了笑。


    “确实是很暧昧的东西啊。毕竟浪漫是要靠自己去感觉的。当然我也不是说刻意制造的惊喜不好哦,只是那种一点也不走心的浪漫实在是太无聊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吐槽呢!”


    我嗤笑一声,“只有站在大人的立场上才能说得这么轻松。”


    “诶——我也是有过青春的哦!”


    维克多教练大声抗议到,不满地嘟起了嘴。


    他这副样子倒也是真的看不出来他已经是个四十五岁的大叔了。


    “浪漫不是靠学的,是要去体会的。它可以说是人的一种本能吧,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它就会自己出现。”


    我有些不高兴,“所以你是说她不是那个对的人了?”


    “是谁给了雅成你能在十五岁就找到自己一生真爱的自信?”


    我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有些郁闷地踹了一脚身后的墙壁。


    空气陷入了沉默,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雅成,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浪漫时刻?”


    “……不给我明确的建议就算了,现在还要反过来秀恩爱了???”


    “诶——你怎么把我想得这么坏☆雅成你不是想学吗?说不定我的经历能成为参考示例也说不定哦!”


    我想想,好像他说的有道理。


    “那好吧。”


    “等我想想哦——毕竟我太太做过的浪漫的事情太多了~我一时间不知道说哪个才好~”


    前言撤回,这人就是来秀恩爱的。


    “说说我太太向我求婚的时候吧。”


    “那是在比赛之前的晚上,他紧张得要死,但是很努力地想要去克服它。于是我们出去就出去逛街,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那时候欧元也不便宜哦,花了不少钱呢!”


    虽然早就知道了维克多教练的爱人是一位男性,但是听他自己说出来,我还是有些脑子转不过来,只好继续听了下去。


    “然后他提到了我的生日,我想他大概是想给我准备些什么的吧。我不想他为这个花太多功夫,就直接说了我自己是不怎么过生日的。不过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就是了。”


    “但是他还是看来看去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走着走着,他突然跑走了,凑到了珠宝店的橱窗那里朝里面看了好久,拉着我进了店里。”


    “我当时以为他会像我的教练那样,最多给我送个手表之类的当作生日礼物。但是当他拉着我走到戒指柜台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


    “哈哈,我那时候就傻傻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挑戒指。他也许是太慌张了,甚至都忘了让我试试合不合手,选完款式就直接刷了卡拉着我又走了。”


    “不过我也不能说他,我自己当时也傻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维克多停下话头,笑了开来,看上去异常开心的样子。


    “买完戒指出来,他红着脸让我把手抬起来,我乖乖照做了。然后他把我的手套脱下,小心翼翼地给我戴上了戒指。”


    “我那时候都能感觉到他在颤抖,明明心里非常害怕,但是行为却直接得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他本身就是个不太会说话的人,那时候却在我面前拼命组织语言,想向我表达他的意思。他自己总是不好意思承认那是求婚,但是他的那番话,我明明感受到了他向我托付了他的未来。”


    “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一样感受过被爱着的感觉。就像是他的世界只剩下了我一样,那种感觉很奇妙也很震撼。”


    “因为临近圣诞,市场附近正好有唱诗班在表演。歌声一响起来,我差点真的以为那是在我们俩的结婚仪式上了。”


    “他对我说那是为了让自己比赛的时候不去想别的事情,才这么做的。这话反过来说,岂不是意味这么做了之后着他的心里,就只有我了?”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浪漫的一句话了。”


    维克多教练沉默下来,像是说完了的样子,他笑着看向我,问:“明白了吗?”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说的这些话,我有点想象不出来。异国的街道,圣诞的夜景,还有唱诗班什么的……


    “不明白。”


    “是吧?浪漫这种东西就是不能被理解的。”


    “我觉得浪漫的东西,可能在你眼里就完全不能理解。但是你会被感动的东西,我又也许不是很明白。”


    我听得迷迷糊糊的,像是懂了,又像是没懂。


    “维克多教练——”新来的小朋友们聚在一起朝这边招着手,喊维克多教练过去。


    “看来尼基福洛夫先生的恋爱相谈时间结束了。”维克多滑了出去,笑着跟小朋友们一一打起了招呼。


    正当我又准备开始钻牛角尖的时候,胜生教练喊了我一声,“宫地君?”


    他将冰刀套放好,向我滑了过来。


    “胜生教练早上好。”


    “刚才维克多在跟你说什么呢?……好像花了好长时间的样子。”


    我对胜生教练是不好意思撒谎的,但是说明白前因后果这就不太必要了吧,太丢人又花时间。


    “维克多教练给我讲了他太太向他求婚的故事。”


    胜生教练一个脚滑差点直接向后摔下去,我吓得赶紧拉住了他的手臂。


    这两个教练真的是四十多岁的人吗。我再一次开始怀疑起来。


    “求求求求求婚,为为什么会突然说到求婚的事情……”


    “啊,难道是宫地君你要向谁求婚?!”


    “不行的不行的不行的,宫地君你才十五岁这么小,现在还不是谈婚论嫁的年纪,就算真的急着结婚也最起码等到十八岁法定年龄……”


    我听得满头问号,赶紧出声打断了他。


    “胜生教练你想多了!”


    “难道是别人向你求婚?!”


    “不是!”


    跟四十一岁成年男性的交流为什么反而是我更累啊。


    “只是我们刚好说到关于浪漫的事情,维克多教练就给我讲了讲他觉得他这辈子听过的最浪漫的话。”


    胜生教练瞬间涨红了脸,我甚至似乎可以看到他头上冒出的烟雾。


    “宫地君你还小!不要听这些!”


    我一撇嘴角,不置可否。


    “啊,顺便问问,胜生教练你有什么听过的特别浪漫的话吗?”


    “诶?非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


    “十七年前吧。”


    “这么久远!都过了十七年了,还记得吗?”


    “当然了!这很重要的!我会记一辈子的!”


    “什么话啊?”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然后我会在大奖赛决赛上,让你拿到冠军的哦。




   


    之后过了一阵子,我才发现,维克多教练和胜生教练的钻戒——是对戒。


    宫地雅成,十五岁。在滑了十年冰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老师们,是一对夫夫。


    ……我大概知道我为什么被甩了。

评论

热度(244)

  1. badday987名叫海苔的美好时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