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同人】对戒罗曼史(维勇,小甜饼一发完)

林朵:

阅前提示:《冰上的尤里》同人文,CP是维勇,以对戒之一为第一人称,小甜饼一发完,祝大家食用愉快。


-------------------------------


我是一枚戒指。


 


准确地说,我是一对戒指中的一枚。


 


大部分对戒会被情侣买去,但对戒本身并非天生是情侣。许多对戒直到被制作完毕,彼此关系都算不上熟。后来被人类强行放到一起,关系好的对戒固然不少,但关系不好的我在首饰店里也见多了,天天说不到一块儿去,互相越看越嫌弃,可怜还要被迫挤在一个盒子里,要多倒霉有多倒霉。


 


我算是撞了大运,配对的那枚戒指,正好是我暗恋的对象。


 


虽然它和我是同样的金色质地,造型大体相仿,但尺寸比我大些,纹饰也比我更精细。这些差别在人类眼中可能微不足道,可在戒指的世界中,已经足以令它比我出彩太多。


 


即使身处同一个锦盒,我也只敢默默注视着它,看它绽放出的光芒,与我那略显黯淡的光泽不同,耀眼又冰凉。


 


别说喜欢之类的话,连一句简单的问好,我都没底气说出口。


 


不过没关系,能靠这么近,我就已经很满足。


 


在一个寒冷又热闹的圣诞夜,我们被买走了。买的人似乎很心急,走出店门没多久就拆开包装,把我和它分别拿了出来。


 


刚开始我很惊讶,以前听前辈说过,身为对戒的我们首次出场,通常会是在神圣的婚礼上,周围包围着亲朋、祝福和花束。


 


不过……我仔细打量四周,有高耸的教堂,悦耳的歌谣,还有彼此坦诚的恋人。


 


嗯,最关键的要素都有了,这分明也是一场婚礼。


 


果然,接下来我和它被分别戴在了两位主人的无名指上,月光下,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也因此第一次真切地碰触到了它。


 


尽管只有短短一瞬,但那滋味,美好的难以言喻。


 


激动将我冲昏了头,以至于自己一直藏在心头的话也按压不住,被弱弱地说出了口:你好。


 


它听见了。


 


并且回应了我:你好。


 


***


 


之后我和它的生活便和在首饰店里时不太一样了。不再是像以前那样被固定在首饰盒里,既不能更远一分,也不能更近一步。


 


我们跟主人的生活绑在一起,开始有了变化动静。


 


有时我们会跟随着主人的行动被分开,完全见不了面。但好处是每次隔不了多久,两位主人的手又会遇在一起,无论是偶然相碰,还是故意相握,虽然时间都不长,有时还需要避开他人的注目,但已给足我机会,尽情享受这美好的相聚。


 


更让我开心的是,它看起来也很高兴。


 


这给了我勇气,开始壮着胆子跟它搭更多话。它跟我想象的一样,自信而骄傲。但这不是它的全部,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惊喜地感受到,曾光芒清冷如它,如今也染上了主人指间的温度。


 


我更喜欢它了。


 


很想有更多机会亲近。


 


***


 


我的运气真的太好,之前的心愿很快便实现了。


 


不过是以我和主人的同时受伤为代价。


 


主人佩戴我的那只手在一次比赛中狠狠砸在墙壁上,手骨和我都磕的不轻。血从我身上淌过时,还是温热的。但主人并没有立即停止比赛,而是直到音乐停止才下场。


 


之后佩戴它的那只手便靠了过来,一直托在我身下,一秒都没抽离。


 


我也因此跟它长久地靠在一起。


 


很快它身上也沾了血,但向来很在乎自身形象的它关心的却是别的事:你没事吧?


 


于是我一点儿都不害怕自己身上裂开的那条小细纹了:我没事。


 


无论是离场,上车,还是下车,下方那只手都托的很稳。


 


但我能感觉到,它的轻微颤抖。


 


在灌满消毒水气味的白色房间里,有人试图把我从主人手指上剥离。鉴于指骨扭曲的角度,这并不容易。于是有人提议直接用工具将我剪断。


 


原来好运气用过了头就会带来劫难。我还没来得及哀悼自己短暂的一生,便听见主人的大声拒绝,听上去既生气又委屈。


 


还有另一位主人带着急躁的劝解。


 


随后他们之间起了些小争执,一个固执己见,一个着急上火,其间夹杂着许多无理取闹与莫可奈何,事实上,假如这段对话不是事关我的存亡,内容其实还挺好玩的。


 


在一片吵闹声中,我发现它始终在意着我。


 


同佩戴它的主人一样紧张。


 


这竟让我觉得这场劫难经历的很划算。


 


***


 


所幸命运之神一贯待我不薄,在佩戴我的主人坚持下,没人敢动我。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我依然留在主人手上,从形状奇怪的支架和纱布间可怜巴巴地露出一半。


 


那样子肯定蠢透了。


 


我一点儿也不希望被它看见自己这副傻模样,但它却随着另一位主人的动作,无论是帮忙换药、端饭还是按摩,总之是在我周围转来转去。


 


虽然无法直接碰触,却可以享受到许多接近时的嘘寒问暖。


 


我从没料想过它居然如此细致贴心。


 


当然,如果硬要从这段幸福到眩晕的日子里挑出点毛病,呃,大概是我的身体被绷的有点紧。


 


过去主人手指修长,有时在高速运动时,我需要很努力得把住指节才不至于被甩出去。而现在,咳咳,希望这种被撑到憋气的感觉不是我的错觉。


 


好吧,还真不是我的错觉。


 


从它每次靠近我时附带的猪排饭减少,花椰菜增多这种事上就能下判断。


 


又是新一轮的吵吵闹闹。


 


每当这个时候,我和它就会趁机相视而笑,并不担心。


 


反正两位主人很快又会和好。


 


***


 


拆除支架那天,对我和主人而言都是很幸福的一天。


 


主人的手指又恢复如初,活动自如,超大份的猪排饭都端的住。


 


而我则是运气爆棚,跟很久没能碰触到的它紧密相扣,相互依偎着度过了一整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从窗缝里漏进来的阳光把我和它同时照亮,迟钝的我才开始脸红,怕被它发现自己身上那条难看的小裂纹。


 


可它只是温柔地说:我喜欢你身上的光。


 


我激动的差点哭了出来。


 


谢谢。


 


谢谢你即使看清了我的裂痕,也依然爱着我。


 


***


 


好运气的份量可能真的是有限的。


 


最初的热切过去之后,我和它渐渐开始见识到了两位主人的若干次争吵。


 


争吵的主题有很多,跟退役、执教、恋情公开之类的有关,我不是很懂。但是能看得出,这些争吵,语调愈发高昂,感情却愈发退却。跟以前那些闹着玩的,不一样。


 


最激烈的一次,主人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我身上那条若干年前留下的小裂纹被震的更开了,不知道主人指骨上的裂缝是不是也一样。


 


然后我看见它猛然朝我靠拢,停在离我只有几公分的地方,顿了很久,但终究还是又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在公寓门后。


 


而主人伸手捂住了脸,有温热的水滴沾在我身上。


 


***


 


之后我能见到它的间隔越来越长,有时甚至好几个月也见不了一次。


 


这让我很惶恐,想起许多年前曾在首饰店中听说过,这世上有许多对戒是注定走不到最后的,被迫分开的对戒命运往往很可悲,或许被扔进大海里,或许被丢进垃圾桶,最好也不过是孤独一生,总之是没有善终。


 


主人看上去倒是比我冷静,白日里依然对亲人和朋友露出和善的笑。


 


只有我知道那些被藏在深夜里的悲戚,特别是当电视屏幕上出现另一位主人时。


 


与主人总是将脑袋埋进双膝里的逃避态度不同,我每次都会打起精神,仔细观察,看它还在不在。


 


还好,每次屏幕上都还能隐约看见它的身影。


 


不过它的光芒却越来越暗淡,而且谁也不敢保证,下一次,它是不是还在。


 


那是一段难熬的日子,我担忧着主人,担忧着自己。


 


然而绝大部分时间,最占据我思绪的,是对它的思念。


 


***


 


每枚戒指最害怕的情况终于发生了。


 


我被主人从手上摘了下来。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当时主人正在接受采访,台下有记者提到了另一位主人的名字。


 


都是误会。主人故作轻松的解释让我听着很难受,随后他便抬起手,对着镜头,试图将我从手指上摘下。


 


这动作没有马上成功,因为我竭尽全力想要阻止,收紧全身牢牢扣着手指根部,在皮肤上留下一圈很深的印痕。


 


那是我存在的意义。


 


也是我曾与它相遇的唯一证据。


 


我朝主人大声悲鸣着,请求对方不要决断地抹去这一切。可到底还是坳不过主人的力气,我被摘了下来,在茫然无措中,被收进一片黑暗。


 


***


 


身处黑暗,那是我的生命中最绝望的一段时光。我不知道自己是被扔进了什么地方,绝望的甚至出现了幻听,我认得那个节奏,毕竟曾通过指根的血管脉动间接感受过多年。那是主人的心跳,迟缓而悲伤。


 


抱歉,我不想再提及相关的任何事。


 


***


 


在我将那心跳声数到四万下时,折磨我的幻听似乎更严重了。


 


先是公寓门被猛烈推开的声音,接着马上响起另一位主人的声音,语调气恼而痛苦,是在质问原先佩戴我的主人为什么要将我取下来。


 


如果这是梦的话……我苦笑着思索,是的,我的潜意识里也正是想这么问的。


 


随后便是激烈的争吵,辩解,其间还夹杂着轻微的哽咽。虽然明知这都是假的,我的心情还是忍不住为此而起伏。


 


因为这正是我长久以来所怀念的场景,即便是争吵,也是坦诚的,关切的,带着浓烈的爱的。


 


几秒钟后我感受到了大力的挤压,像一记因害怕分离而献出的拥抱,重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梦境的感触未免也太过真切了。


 


强烈的光照之前一直让身处黑暗中让我无法马上看清眼前的景象,但靠拢的触感我不会认错。


 


它回来了。


 


回到我的身边。


 


过了很久,我才敢相信,原来这不是梦。


 


我被从贴身挂在主人胸前的吊链上取下,重新戴回了无名指。而它则一直守在我身边,温柔地摩挲着,像是想把这段失去的时光统统补回来。


 


我也再度感受到了主人指间熟悉的血管脉动。


 


那么轻快,那么激动。


 


抱歉。它在我耳边低声倾诉,声音居然跟佩戴它的主人重合了。我不会再离开你。


 


***


 


主人拒绝了将我送回首饰店修复裂缝的提议。


 


我对此是赞同的,这也是我存在意义的一部分。哪怕我从一开始便不是那么完美,但那些过往留下的瑕疵,却让我的生命更加完整。


 


只是有一点需要在意,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它,弱声问道:你会不会嫌弃?


 


它没有回答,只是大声笑着,笑我还是那么蠢,笑即使我那么蠢,它也不嫌弃。


 


是的,其实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经历黑暗后重见天日的我比以往乐观了许多,当然,两位主人将我们更多暴露在镁光灯下时的从容也给了我信心。


 


只要两位主人的手,像现在这样,一直握在一起。


 


我和它,就永远不会分离。


 


END


---------------------------------


 碎碎念:有预感自己很快就要被官方爸爸打脸打的啪啪响......


PS:本人近期同人文产出极少,可以不必只因为想看更多维勇同人而关注我,因为不一定会继续写的。非常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鞠躬。

评论

热度(2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