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維勇】狩獵者與遲鈍者13

盛夏繁星:

 @九本 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請多多指教!!!




【ABO】設定


Alpha明星維克托xBeta助理勇利


這樣一個好像快要可以完結的故事








  維克托的易感期終究還是來了。


  勇利也不是第一次經歷對方的易感期了,這時候的Alpha雖然不像Omega的發情期一樣陷入強烈不自覺的性衝動中,卻也是特別容易暴躁易怒和消耗體力,而且不容許自己的範圍內有了除了自家Omega信息素以外的其他氣味,所以每到這個時候維克托就會跟劇組或廠商請假然後窩在房間裡好幾天,勇利在做完飯後會順便把抑制錠放在他房門口然後敲敲門提醒他來拿,這個時候安全無氣味的Beta幾乎是最得力的助手。


  當他一早起來準備幫維克托準備早餐時,卻看見維克托難得的從房間裡走出來。


  「啊,早安。」勇利有些尷尬的向他打了聲招呼,他幾乎沒有跟易感期的維克托相處過,雖然Beta應該是感覺不到的,但他隱約覺得感受到了壓力。


  ……雖然他的尷尬有可能來自別的地方就是了。


  「早安,勇利。」維克托朝他笑了一下,和平時的笑容差不多,但眼睛底下淡淡的烏黑還是遮掩不了昨晚失眠的訊息。


  勇利從冰箱裡拿出來全麥土司,正準備拿出幾片來烤時突然聽見維克托說:「這幾天你先去披集家住吧,我跟他說了。」


  勇利手中的吐司又重新跌落回袋子裡,發出了刺耳的聲音,他急急忙忙的轉過頭看著維克托問:「為什麼?」


  維克托依舊站在原處難得沒有主動靠近他的意思,他笑的眉眼彎彎的卻有點無奈的說:「因為我易感期到了。」


  「可是以前--」


  勇利原本還想掙扎似的說以前不也是這樣嗎,卻突然被維克托低喊了一聲他的名字後打斷:「勇利。」


  勇利突然被喊了一聲名字剛冷靜下來時就聽到維克托說:「我喜歡你喔。」


  好不容易稍微平穩一點的思緒又被這句相同的話炸的亂七八糟,勇利張開了口又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他能感受到自己臉上的溫度又快速的燒了起來。


  看著又不知所措起來的勇利,維克托開玩笑似的說著:「我可是個易感期的Alpha,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可能會沒辦法控制自己的。」


  勇利想了半天支支吾吾的開口說道:「可是那不一樣,我是個Beta,不會有氣味的……」


  「一樣的。」維克托打斷了他,冰藍色的眼底低沉的像深不可測的大海,笑容雖然有些困倦但還是堅定的強調著:「一樣的。」




  勇利在收拾了幾天的行李後維克托站在玄關處送他離開,即使知道只有幾天而已勇利的心情還是糾結的像喝完一大杯原味檸檬汁一樣酸澀。


  他沒有辦法給出維克托任何回應。


  在他人生24年跟白紙一樣空白的感情經歷中,除去了最青澀時期那段無疾而終的暗戀外幾乎沒有再喜歡過其他的人了,維克托幾乎是人生中的一個意外,他美麗強大自信而耀眼,是個天生的發光體,也是勇利心中最標準的Alpha的樣子。勇利有時候也會想這樣的維克托會跟怎樣的人走在一起,肯定是個斯毫不遜色的Omega吧,但不論如何都不會是他這樣普通的Beta。


  Alpha跟Omega天生一對是他從小到大都知道的事情,然而現在這麼完美的Alpha卻說喜歡他。


  他喜歡維克托嗎?連他自己都沒辦法回答。


  你為什麼喜歡我?明明這句話都含在舌尖卻怎樣都說不出來,只能勉強的吞了回去,梗在喉嚨裡不上不下。




  似乎看出了勇利的疑惑,在臨走前維克托問了他一句:「勇利,我是誰?」


  「嗯?」勇利愣了下,下意識的回答:「是維克托。」


  「我是誰?」


  勇利這次不敢這麼確定了,遲疑的想了半天最終還是回答了一句:「……是個Alpha?」


  維克托又露出了告白那晚有些悲傷和無奈的笑容,低低的說:「勇利你還是不懂啊。」


  勇利不明白維克托說的是什麼,只能看著對方笑著跟他說幾天後見,他熟悉的大門就在眼前被闔上了,原本明亮的視界也像是被誰關上了燈,陷入一片黑暗。








  「哇這個終於破關了!我想找人玩很久啦,還好勇利你來了。」披集開心的從沙發上跳起來,往電視櫃衝了過去,拉開櫃子翻出了其他遊戲:「還有這些也一起玩吧!還好最近切萊絲蒂諾沒有幫我接通告,可以休息一段日子。」


  「好。」勇利拿起桌上的橙汁喝了一口,注意到沙發旁邊多了一隻挺大的倉鼠娃娃,上面還坐著一隻小披集的玩偶,勇利放下橙汁拿起這個看起來很討喜的絨毛玩偶說:「上次來都沒看到呢。」


  披集邊挑遊戲片邊回頭看了一眼,「那是上次冠軍賽一年賀的時候粉絲送的喔。」


  「冠軍賽?」


  「勇利該不會不記得了吧,好過分啊。」


  「不是不是,我記得的。」勇利摸了摸倉鼠銀白色軟呼呼的耳朵,一邊感慨似的說著:「都一年了啊。」


  他剛跟披集認識的時候披集才是個剛準備參加歌唱比賽五百強的新人,那時候勇利也只是一個在公司打雜的小助理,他在每個晚上聽披集唱自己的歌,說他自己的夢想,每個夜晚都像是被對方那雙對未來懷抱著的希望點亮。看著這樣的披集剛來大都市找工作的勇利也被鼓舞了一樣,能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努力,後來披集終於在歌唱大賽中打敗眾多好手一舉奪金,也是近代的表演賽上能力壓Alpha的Beta選手,而他也慢慢的從打雜的小助理變成了維克托的生活助理,光陰荏苒,他們也逐漸的往自己想要的未來邁進。


  想到維克托勇利又不自覺得回想起臨走前他的那個問題,勇利怎麼想也想不出來維克托究竟想聽到的答案是什麼,維克托不就是維克托嗎,是個鼎鼎有名的藝人,是個貼心偶爾又讓他有些困擾的Alpha。




  「你是誰呢……」勇利揪起倉鼠頭上的一點銀白色毛皮,看起來很困擾的樣子。


  「是個人啊。」披集拿著光碟片走過來,看著他的多年好友無意識的在虐待他的玩偶,很順的接了下去。


  「欸?」勇利沒想過會聽到這樣子的答案愣了一下。


  「這個答案不是勇利自己說的嗎。」


  「我說的?」


  「是啊。」披集看著明顯不知道為了什麼事而困擾的勇利,笑著放下手中的遊戲片說:「那是決賽的時候吧,剛好是聖誕節,我啊很擔心其他的選手都是Alpha肯定會輸的,是勇利在後台對我說的喔。」


  他看著呆呆的勇利努力揣摩當時的情形:「你說『Alpha、Beta、Omega都是人,怎麼會有只有Alpha才能贏的這種事,披集你要相信自己』,那時候我感動的不行喔,多虧了勇利所以我才有辦法自信的站上去唱完。」


  披集想起當時的場景自己都有點懷念,在這個一向以Alpha為首的社會裡,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鼓勵他不要侷限於ABO的身分。他想,勇利自己肯定不知道自己給予旁人的力量有多大吧,只有他覺得自己是個平凡的人,但就連維克托都會被因此吸引住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我覺得勇利你應該更相信自己喔。」


  他笑著說。




  都是人嗎……?這就是維克托想要的答案嗎?


  勇利不敢確定,他現在的腦袋就像是一團揉亂的毛線,找不出個起始點。


  披集看著目光閃爍的勇利,笑著問:「勇利在困擾什麼嗎?」


  「……喜歡是兩個人的事嗎?」


  「當然是啊。」


  看著披集坦率的笑容,勇利忍不住的想,如果Alpha、Beta、Omega都是人,如果喜歡是兩個人的事。


  那他能喜歡維克托嗎?


  在這個時候喜不喜歡似乎都已經不是重點,在他意識到這個問題時,同時發覺到因為有這個可能性而狂亂不止的心跳。










  在稍晚的時候勇利接到了雅科夫的電話,要他幫維克托先拿修改過後的劇本,勇利以為拿完後就沒事正準備離開時,雅科夫卻難得的喊住他。


  「你跟維恰吵架了嗎。」


  「啊,沒有。」勇利一愣,連忙下意識的回答,「他只是這幾天身體不舒服而已。」


  「那就好,那小子如果在把你要過來後又任性的話這次我肯定要狠狠地罵他。」


  「欸?」勇利聽到這句話錯愕的問:「不是公司調派的嗎?」


  「不是,是他自己突然跑來說要一個什麼Yuri的當他助理,才把你從尤里身邊調走的。」雅科夫看著不敢置信的勇利認真的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在……他生日那天吧。」




  雅科夫還記得那天,棚裡正在錄製一個特別大的歌唱節目的決賽,那時候還在票選誰是第一名的時候維克托突然急急忙忙的闖到了他的辦公室,理直氣壯的點名要一個叫yuri的當他的助理,雅科夫以為他只是突然在鬧本來斥責他不想理的,誰知道那天的維克托特別堅持,還胡言亂語的說他今年的生日禮物就是這個了,明明他們都清楚維克托過去根本不過什麼生日的。


  『你說的這個Yuri根本不知道是誰,上哪去找給你!』


  『知道啊,就是尤里奧的助理。』


  『你明明知道那是尤里的助理!』


  但看著維克托堅定的眼神,雅科夫只好無奈的打開了人事資料,調出了那個Yuri的簡介,上面簡單清爽的東方男孩子有些羞澀的笑著。


  『啊,原來是勇利嗎。』


  雅科夫看著突然笑起來的維克托,一點也不明白的擺了擺手隨他去了,跟他說新年後再讓那個勇利上任。


  後來他看著兩個人似乎相處的挺順利的,也就沒什麼抱怨的話好講了,暗自佩服著這個勇利或許真的跟其他助理不太一樣,能克住總是不按照牌理出牌的維克托。




  『是勇利的一周年禮物喔,其實應該提早幾天給的。』


  勇利突然間想起新年前夕維克托說的話,那時候他順理成章地以為對方是給工作一年的賀禮,他想起當時反駁對方維克托也只是淡淡的一句「是嗎」就輕而易舉的帶過了這個話題,原來從頭到尾都不是就職一周年的賀禮。


  是維克托遇見他剛好滿一年的時間。


  到底是為什麼都不說啊,這樣他怎麼可能會知道。




  「維洽他第一次拍廣告那時候你知道吧,那時候他還沒有開始進入成長期,所有人都精豔他的表現。」


  勇利當然記得,那時候留著銀色長髮的維克托有著一張雌雄莫辨的臉,明明才十三歲的年紀看起來卻格外成熟,但在舉手投足間卻又帶著點青澀,帶著花環像個精靈一樣的曼妙身姿隨著香水的品牌浮現在大家眼前,卻沒有人知道這樣一位漂亮的人究竟是男是女,是Alpha、Beta或是Omega,當然憑他的外表普遍大眾都在猜絕對是個Omega,但這樣吸引大家注意的一個人卻突然間出現又突然間消失,兩三年都沒看見蹤影,後來他再度出現時剪去一頭長髮,以一個迷人的Alpha重新出現在螢幕上。


  「那時候大家都誇獎他的潛力,卻在他以Alpha的身分出現後轉而說畢竟他是個Alpha怎麼可能不強。」


  雅科夫想起那時候的維克托,他原本想如何安慰一個才初出茅廬的孩子,但沒想到維克托自己調適的很好,在聽到這個言論後只是笑著說沒事,既然這樣的話他以後會展現更多的實力來證明的。


  而事實上維克托也做到了,他成為了一個炙手可熱的大明星,但雅科夫看著他時總會不自覺得想起當初聽到這句話時明顯手緊緊握成拳頭又放開的少年。


  「你懂嗎,勇利。」




  Alpha、Beta、Omega到底代表了什麼,他又侷限了多少人的思想和自由,勇利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現在只想立刻飛奔回去,抱住那個什麼都不肯說的人。
















有一次上課的時候老師問「病人」這個詞重點是病還是人,那時候很多人都覺得是「病」


老師說不是,他只是一個得病的人,就跟憂鬱症患者一樣,他們只是有著憂鬱症的人


後來在寫AB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著的是這個故事到底想要傳達的意思是什麼,想了半天只能給出這樣拙劣的答案了,希望能看得懂!


新年快樂!







评论

热度(620)

  1. Victor家的小勇利盛夏繁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