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YOI/维勇】育儿经(短篇完结)

木姜子:


  • 家长维(27)×幼教勇(24)


  • CP:Yuri !!!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 短篇甜向



文/木姜子


        “尤拉奇卡~”看到班级门口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后,勇利转向班级里最后一个孩子——坐在窗边正抱着小老虎布偶的金发正太,“来,把玩具给勇利哥哥,要回家咯。”


        “不要!”小正太的脸立刻皱成一团,紧紧抱住怀里的布偶,好像有人在和他抢,“小老虎是尤里的!不许抢!”


        那只老虎布偶是幼稚园给每个班级新采购的玩具之一,小尤里从今天看见它以后就已经抱着它一天没有松手,甚至差点与别的想玩这个布偶的孩子打起来。


        勇利伸出的原本想接过玩具的手在空中停了停,转而温柔地抚上正太柔软的金发:“那我们先让小老虎休息好吗?小老虎明天一定也会在这里等着尤拉奇卡。”


        “可…可是…明天小老虎会被抢走的…”可是尤里似乎不依,想到那个今天与自己抢玩具的小朋友,尤里的小嘴就高高撅起,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抱歉老师,”原先在门口等候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勇利的身旁,他拍了拍勇利的肩膀,“还是我来吧。”


        “啊,维克托先生,其实没关系的,”突然缩短的距离让勇利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以至于他瞬间涨红了脸,“尤拉奇卡可以把它带回家。”


        “真的吗?勇利哥哥!”小家伙的眼里爆发出兴奋的光芒,他拽住勇利的衣角,生怕对方反悔。


        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勇利选择避开男人的目光,蹲下身轻轻捏了捏尤里的脸颊:“当然,不过尤拉奇卡答应勇利哥哥要好好照顾小老虎,否则小老虎会难过的。”


        “嗯!”尤里眼里之前的泪水早已无影无踪。


        “真的可以这么做么?”拥有漂亮银发的男人礼貌地向勇利微笑着,夕阳给他的脸上撒上美丽的金色,虽然只是普通的微笑却让勇利心为之一颤。


        “没事没事,只要不弄坏就行,”勇利站起身,头不好意思地微微低着,用手挠了挠鬓角的碎发,“本来玩具就是给孩子玩的,晚上放在教室里也没用。”


        对方的嘴微微张了张,手似乎要抬起,动作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僵住。


        不过,他的这些动作勇利低着头都没有没有看到。


        “谢谢,”男人最终感谢的向勇利点点头,牵起尤里的小手,“尤拉奇卡,我们要回家咯,快和勇利哥哥说谢谢。”


        “谢谢勇利哥哥!”尤里另一只手臂搂着小老虎,跟在男人身边蹦蹦跳跳的走向门口,最后还不忘转身向勇利露出开心的笑容,“勇利哥哥明天见!”


        “明天见哦尤拉奇卡!”


 


        勇利挥着手,目送在两人消失在拐角后,他才松了口气。


        糟糕…


        心脏…跳得好快…


        站在窗边看男人牵着蹦蹦跳跳的孩子离开,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手抚上自己胸口心脏的位置。勇利努力深呼吸,尝试平复心里的悸动。


        暗恋维克托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但自己总是不能控制好这份情绪。


        男人喜欢男人,说出来真是荒唐。


        无奈地叹气,勇利弯下腰开始打扫孩子们留在地上的彩色纸屑。


        幸好,还有一个月尤里就要去上小学了…


        “诶!你刚刚有没有看见那个家长,就是头发是银色的那个,真的好帅啊!”


        “对对对!看样子是外国人呢!真是可惜,都有孩子了…”


        “原来你还想打别人家长的主意啊,啧啧啧真看不出来。”


        “呀!你讨厌啦~”


        路过班级门口的女老师们叽叽咋咋的聊天在空旷的走廊尤为响亮,全部传入勇利的耳朵


        勇利手里捏着碎纸片,眼眸暗了暗。


        维克托第一次是在尤里的班级门口时,坐在教师办公位上看书的勇利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狠狠地击中般,也许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当听到他来是接尤里回家后,勇利还以为他是尤里的表哥之类的亲戚,但交谈了几句知道原来对方已经二十七岁,着实把勇利吓了一跳。


        虽然还在和男人闲聊着,勇利的眼神无意飘向在搭积木的尤里。


        那估计他就是尤里的爸爸…


        不过出于私心,勇利从来都没有对尤里说‘尤里,你的爸爸来接你回家了’这种话,而是说‘尤里,要回家咯。’


        勇利摇了摇头。


        自己喜欢的还是有家室的人。


        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他松开手掌就像放弃了什么一样,掌间的纸片纷纷扬扬飘进废纸篓。


        就要结束了…


 


        也许是出于天意,接下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每天来接尤拉奇卡回家的都是他的爷爷,都没有再见到维克托,勇利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没有见到维克托的第十七天,想他…


        不行不行!都决定要结束这件事了。


        勇利用力地晃了晃头,第无数次打断自己对着窗外发呆,把刚才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中驱赶出去。


        “勇利哥哥?你不舒服吗?”


        勇利的所有动作都落入抱着小老虎乖巧地坐在他旁边的尤里眼中,他伸手拉住勇利的衣角。


        自从上次勇利允许他把小老虎布偶带回家这件事后,尤里变得格外粘勇利,只要在幼儿园,除了吃饭睡午觉,尤里几乎时刻都会跟着勇利。


        “谢谢尤拉奇卡的关心~”习惯性换上亲切的笑容,勇利摸着小尤里柔软的金发,“我没事。”


        眼神无意掠过桌上的台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勇利补充道:“下周大家升入小学之前的家长会,尤拉奇卡要告诉家长一定要来哦。”


        “嗯!”尤里重重地点头答应。


        也许是因为勇利手掌上温暖的温度,尤里昂着头舒服得半眯起眼睛,如果是只猫,这时他的喉间一定会发出呼噜呼噜声。


        照这种情况下去,这次家长会维克托是不会来的。


        摸着柔顺的金发,勇利把目光又转向窗外,看空中飞过的鸽子。


 


        事与愿违,家长会那天,维克托还是来了。


         “勇利。”


        离家长会还有一段时间,勇利刚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倒水就被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住了。


        “请…请问有什么事吗?”勇利差点下意识把手里的水杯扔出去,他僵硬地转过身,看向维克托。


        “有些事,”维克托走到勇利跟前,“想和勇利老师谈谈。”


        “哦…”既然是家长的要求,勇利也不好拒绝。


        他便跟着维克托走到教学楼里几乎没人来往的拐角。


        “维克托先生,请问是关于升学的事情吗?”


        这里很少有人来,所以灯炮也很久没更换,偏暗的灯光让勇利觉得很不舒服。


        维克托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勇利的眼睛。


        “维克托先生?”勇利被他的目光看得十分不自在,试探地又唤了对方一声。


        “虽然有些唐突,但是勇利,你还想这么叫我多久。”


        “什么?”话题的转折让勇利来不及思考,他茫然的眨着眼睛。


        “我喜欢你,”维克托向前跨出一步,“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在对方口中,这是句陈述句。


        对方的逼近也让勇利下意识往后退去,可是脊椎隔着衣服布料抵上冰凉的瓷砖。


        眼前对方的脸突然放大,勇利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把头往后微仰,却被对方伸手搂住了后颈。


        维克托嘴角勾起,伸出手臂把勇利禁锢在墙壁与自己之间:


        “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喜欢你,一直到现在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来找你说清楚,


        “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情,但是我靠近你你会脸红,会躲闪,有时候我真的很困惑。


        “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但是现在请让我说出来,


        “勇利,我喜欢你,


        “三年了,我真的很喜欢你”


        距离的贴近使得勇利能感受到对方鼻息间温热的气息,轻轻暖暖的像一只小爪子一样在脸上一下一下挠着,酥麻直传心底,颈后的手是偏凉的,手下的皮肤却是滚烫的,紧张地屏住呼吸,眼睛下意识地睁大,瞳孔收缩睫毛微颤,心脏不受控制地开始剧烈的跳动……


        ——太犯规了…


        “可是,”声音没有底气的越来越轻,“你有孩子。”


        灯泡的光线闪烁了一下,维克托的眉梢也微微一挑:“这是什么狗血电视剧情节?”


        “尤里?”不过维克托很快反应过来勇利所指的是什么,语气居然带上几分不爽,“勇利居然觉得那小子和我很像?”


        ——等等?这巨大的信息量?


        勇利思维的列车终于在来不及转弯后撞毁了。


        “我只是他的邻居,”看到勇利眨着茫然的眼睛,维克托轻笑出声,“尤里的爷爷身体不好,他不方便出门的时候我就来替他接尤里回家。”


        “啊…原来是这样。”意识到是自己乱想导致的误会,勇利尴尬的红了脸。


        “我可以默认勇利也喜欢我吗?”维克托挑起勇利瘦削的下巴,迫使他躲闪的眼神看向自己,拇指轻轻摩挲他的下唇。


        此时的勇利非常慌乱,就像偷吃糖果被抓个正着的孩子,他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不过勇利认为我是尤里的爸爸的话……”维克托的唇便贴上了勇利柔软的嘴唇,


        “我不介意给他找个妈妈”


 


        今天参加家长会的家长们表示勇利老师真是满面春风,


        是找女朋友了吗?


End




碎碎念:


随便开的脑洞,你们也看着玩玩


不知道甜不甜【脱力】

评论

热度(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