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一个人独居是种怎么样的体验?【知乎体/ABO】

糯米桂花:

脑内妄想玻璃渣


胡乱来的ABO设定


时间大概是GPF结束后3年




OOC/私设大量出没




-----------------------------


一个人独居是种怎么样的体验?


 


RT,单身狗需要找个地方互相温暖。




---------------------- 


查看全部1129个回答


----------------------




北国旅人,札幌扫雪工


5292赞


 


首先说明,这是我邻居的故事。


 


我领居大概是3年前搬到我家隔壁的,当时整幢楼的阿姨妈妈都很开心,因为我们这里已经好多年没有外乡的年轻男生来定居了。


其实论岁数也不算小吧,那孩子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只是在我们这群上了年纪的大妈们眼里还是个小孩子。


刚来的时候他很认真地给整幢楼的每家人家都送了手打荞麦面,也是在这时候我发现他是个Omega,还是被标记的那种。


那时候我问他,你的伴侣呢?他害羞的摇摇头,说他是一个人。


也是,Omega平权运动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小孩子选择怎么样生活是他自己的自由,自此我也没有再追问过这件事了。


 


后来在遇到他是在附近的舞蹈教室,为了简单叙述我叫他Y君。


那天我送女儿去上课,碰巧遇见了他,才知道Y君在这里当助教。


他芭蕾跳的非常好,上初中的女儿回家后还说自己特别羡慕幼小班的学生,可以得到Y老师那么温柔的指导,她幼小班的老师相比之下就是哥斯拉。


第二天早上出门时遇见了Y君,把这件事情和他说了,他听完就害羞的笑了,还夸我家女儿可爱。


我这才算了解到了Y君有多温柔,毕竟我女儿从上小学起就是学院一霸,凶起来她爸都怕。


 


因为是隔壁门,而且早上出门的时间相仿,我经常能遇见Y君,并且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虽然是独居的男孩,但是他生活极为规律,出门的时间非常固定,也从来没遇到他晚归的情况。极少外食,菜场去的比我还勤快。


不过我总觉得他太寂寞了点,在和他做邻居的那段时间,我没有见过他家有任何朋友来拜访。


 


札幌的夏天很短暂,我家每年都会在这时候出门野餐。这一年我也邀请了Y君和我们一起,虽然他一开始颇为推拒,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我女儿一路上都非常开心,拼命地和Y君聊天。


而我家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就不可爱多了,一路上都没什么表情,对Y君也很冷漠。


后来回去我才知道,还是只单身狗的Alpha儿子闻到了Y君身上他家Alpha留下的气息,非常霸道的那种。出于本能,他觉得还是离得远一些更安全。


可我从来没见过Y君的爱人,一次都没有,在住在札幌的日子里,Y君一直是一个人。


 


排除了我家儿子的那点小插曲,那天野餐非常愉快。Y君稍微喝了点酒,就变得开朗健谈了许多。不过他一直在控制自己的饮酒量,说喝多了他就会吐。


总之那是我记忆里Y君最开朗的一天了。


 


再往后,就是不怎么好的回忆了。


札幌的冬天总是很早就来了,不过作为一个本地人我已经习惯了。Y君也很厉害,再冷的天早上出门的时间依然雷打不动。


直到有一天,我早上出门时没遇见他。


那时我想,也许是年轻人的贪睡吧。


但是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


 


那天上午我回到家,像往常一样开始洗晒,结果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的声音。


白天公寓里大多数人都出门了,只有几个主妇在家,所以这声音听起来格外明显。


那时我正好在阳台上晒衣服,结果顺势往隔壁望,就发现倒在地上的Y君。


他看起来非常不妙,还在拼命的往阳台挪。


 


我当时吓坏了,连忙跑去敲隔壁的门,结果一直没人来开。


我只能回到阳台上,准备直接翻过去。


幸好我们是2楼,而且阳台边缘离得非常近。不然我大概也没有勇气翻过去。


Y君家的阳台玻璃门没有锁,我就直接冲了进去。


结果我发现了更不妙的事实:Y君进入了发qing期。


 


未被标记的Omega能使用抑制剂逃过发qing期,甚至有能力去控制它。但被标记的Omega就痛苦多了,尤其是自己的Alpha不在身边的时候。


作为一个Omega,我年轻时候有一次提前进入发qing期,而我爱人却在外地出差。即便他接到我电话就赶了回来,然而我还是忍受了极其煎熬的几个小时。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被烧死了,下一秒就活不下去的那种。


 


我看到Y君还给自己打了抑制剂,但我很想告诉他这东西对现在的他而言一点用都没有。


我立刻去自家拿来冰块,用降温袋先让他好受一点。但这根本不解决问题,他必须去指定医院,不然说不定连一天都熬不过去。


我当时就立刻打电话给附近专门治疗Omega腺体相关症状的医院,让他们派救护车来。


医院接电话的医生也被吓了一跳,车很快就来了。


 


进医院以后Y君被抬进了专门的治疗室,我只能在外面等。


一个护士还来安慰我,说现在科技已经很发达了,用一些先进的纳米设备就可以控制情况。


我却连回应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内心还在害怕,害怕如果我正好不在家,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Y君了。


 


后来等Y君情况稳定了,就转入了一般病房。但这时候Omega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医生要求留院观察一周。


而我也不得不离开,回到家里照顾家人。但我不放心他一个在这里几乎没有任何朋友的外乡人就这样躺在医院里,就只好找了个护工,尽可能的照顾他一些。


 


我之前也觉得一个人生活没什么问题,毕竟孤独本来就是人生必然经历的一大课题。


但是在那一刻,看着Y君安静的躺在病房里的时候,我却特别的难过。


我特别希望有谁能在那里陪陪他,即便是一小会儿也好。


 


还好Y君身体底子不错,很快就恢复了。他出院后还特地来我家道谢。


白天的时候家人都不在家,我就拉他一起聊天。


我问他为什么来札幌,他说他家乡虽然也会下雪,但总不及这里的大,他想选一个冬天更漫长的地方生活。


后来我提到,如果Alpha一直无法陪伴在身边,是不是考虑腺体结扎手术。他说住院时候医生也这么建议他,但是手术后会影响运动神经,对他来说负担太大。


但我知道这不是真心话。


直到那天他回去前,才隐约提到,后颈处的标记是他爱人留给他为数不多的纪念了,他还想再保留一会儿。


我听完,心里像被人刺了一刀,疼的不行。


 


最后一次见到Y君,是11月的一个清晨。那天他难得背了双肩包,裹得非常严实。


我好奇的问他去哪儿,他说去附近的体育场看比赛。


那天是花样滑冰札幌站的比赛日,附近的车站都是参赛选手的大海报。


我笑着对他说玩的开心,他点点头就走了。


 


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在一开始意识到Y君没回来时我想他可能回老家了,或者出去有什么事。


但一个多月都没回来,我就有些不安。


我问了他家房东,说Y君的房子租了两年,人不回来,他也没办法。


虽然是邻居,但我其实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因为有事敲门就可以了,我根本没预想过他会有这样不辞而别的情况。


而我女儿也说,舞蹈教室的老师也没法联系到他。


 


现在已经过去2年多了,隔壁的房子一直没租出去,还是Y君住着时候的样子。我们这种小地方,游客比本地居民还多,也的确没什么外乡人来租房子住了。


 


不知道Y君能不能看到这里,如果能的话,如果你还好的话,可以悄悄的告诉我一声么?


我和我的家人,都很想你。


 


--------------------------


回复: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子花样滑冰选手


1129赞


 


谢谢@优子_冰上城堡的邀请和翻译


 


谢谢您,在我不在的这一年里这么照顾他。


带的选手马上又要去札幌比赛了,我届时一定带着爱人来您家拜访。


 


也许您觉得我是一个抛弃Omega的无情渣男,但实际我也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我的爱人,也就是您的邻居Y君,之前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因为状态不好,一度在二十岁刚出头的时候就打算退役。而我因为对他一见钟情,所以就屁颠颠的跑去给他当教练。


那一年我们相处的非常愉快,两情相悦的感觉不能更美妙。


而他也在那年第一次在GPF决赛上拿到奖牌。


我当时以为我们就能这样一直并肩走下去。因为他送了我戒指,我标记了他,我已经准备好比赛结束就去登记的,我连民政局的登记窗口都预约好了。


 


结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那天晚上突然说要和我聊聊。


他非要我回去比赛,说他觉得应该把我还给赛场。


他觉得我想,我也应该回到那里。即便我拼命否认,他也觉得我内心深处是那样打算的,现在这么说只是在敷衍他,而他的存在已经成为了我实现梦想的拖累。


天知道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回去,我只想呆在他身边。我想和他一起回长谷津泡温泉吃猪排饭,想和他一起建立家庭,想永远和他在一起。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天崩地裂的眼泪,各种安抚都没有用。我当时就害怕了,我最害怕他哭,只要他一哭,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最后把我推出了房间,说要自己静一静。然后他把我反锁在隔壁,并命令我短时间内不要去打扰他。


然而没多久他就不见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找到他。


 


但他说想看我重回滑冰场大概是真心的,所以在几乎翻遍了整个日本也没有结果以后,我决定恢复训练。


现在我很庆幸我回去训练了,不然也没办法在札幌比赛的时候逮住他。


 


我一直觉得我爱人智商不低,但是就算裹得和去北极一样厚实,只要他是我的Omega,他的气息一出现在我附近,我就能立刻感觉到。


况且我那么爱他,也找了他那么久,就算隔着遥远的人群,我还是一眼就能找到他。


 


为了不被他跑掉,我在还没上场前就冲上了观众席,然后直接把人打包带走。


我再也不会让他离开了。


 


我当年比完赛就退役了,还是那句话,我根本不想回去比赛,我只想陪在他身边。


 


现在我和他都在俄罗斯,帮年轻选手做培训和编舞。


本来是想回我爱人家乡的,但是我们的孩子来的太快了。我绝对不放心他在怀孕的情况下出远门,我陪着也不行。


我们的孩子是去年出生,龙凤胎,怀孕后期我爱人非常辛苦,生产完以后两个孩子又都太小,所以拖到现在也没能回日本。


女儿的眼睛和脸型都很像我爱人,性格也像,而且特别特别的贴心。她简直就是天使!儿子就脾气很臭,除了眼睛和我长的一样,别的地方也不知道像谁。


[女儿照片1.jpg]


[女儿照片2.jpg]


[女儿照片3.jpg]


[女儿照片4.jpg]


[儿子照片.jpg]


[全家福.jpg]


我现在只要看到他们三个,就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Alpha。




最后,我也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所有恋爱中的人说一句话:有问题及时沟通,沟通不了的,就沟通到解决为止。语言上无法沟通的,那就身体上沟通。


但绝对,绝对,不要让你爱人在这时候离开你的视线。


因为你根本无法想到他会做出什么事【摊手】


 


回复:


匿名用户


666赞


本来我想进来找个安慰,没想到吃了一口玻璃渣不算还是被喂了一箱狗粮。【手动再见




END




之前就有的妄想,想写虐文,但又下不了手,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大概我内心深处是疯狂的希望他们能永远幸福的吧。




然而还是没开成车,好气啊。




连载的文争取今天也更一把。

评论(1)

热度(1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