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Wedding Day

琳杳歌:

  


 如果害怕错过重要的时刻,人们常常会用各种方式来提醒自己。昨天临睡前,胜生勇利害怕今天睡过了头,特地在手机里设置了5个闹铃。为了更加保险,勇利在维克托的手机里也设置了闹钟。


 


  今天,勇利从睡梦中醒来,跃入脑海中的第一个内容便是——几点了?太阳还没正式升起,些许光亮带着几分寒意从窗口撒入室内,印证着此刻还是清晨时分。


 


  勇利松了口气,转过身移动至床边,伸手拿到了他的手机。在打开手机的时候,维克托动了动,似乎不满身旁的人换了位置,维克托移到勇利的身旁,用手搂住了他的腰。


 


  “维克托,是我吵到你了么?”勇利压低着声音问道。


 


  “不,我早就醒了。”将勇利往自己的方向搂了点,维克托在勇利的颈部留下了一个亲吻。“还早吧,不再睡会儿?今天可是会有很多事情的。”


 


   “6点了,说好的7点半起床,再睡一会吧。维克托你说你早就醒了是有多早醒?”勇利翻了身,视线和床上的维克托相对。


 


   “嗯?没有在意。”维克托被子下的手握住了勇利的手,随后带到了两人的中间。看着勇利手上没有戴着戒指的手指,维克托说道:“今天可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日子,勇利没带戒指的日子,我可一天也不想看到了。”


 


   “维克托……”勇利无奈的笑道:“你不会还在怪我说结婚戒指就要当初我买的那个戒指吧。”


 


将勇利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维克托良久才抱怨道:“戒指这种东西,再多也无所谓,我们可以有定情戒指、结婚戒指、银婚戒指、金婚戒指……”


 


“维克托。”勇利摇了摇头:“只要一个就够了,那个我当初送你的戒指对我来说有着特别的记忆,结婚戒指用它就可以了。你已经拿到送去加工后的戒指了吧,好看么?”


 


“当然,我们的结婚戒指,我怎么会草率的对待,今天下午,我会帮你重新戴上的。”维克托的眼神里满是温柔:“从明天起,不、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可是结婚了的爱人了。”


 


   “嗯。”勇利想到两人手机里的设置的多个闹铃,不想要睡过头的想法如此强烈以至于无需闹钟,维克托和勇利都已经自然醒来。


 


   在床上又休息了片刻,等最早的闹铃终于响起之后,维克托和勇利都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起身。


 


   成为情侣交往后的一年,维克托向勇利求婚了,勇利答应之后婚礼的举办就像是开了外挂一样快,维克托在勇利答应求婚之后忙的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只为了尽快筹备好婚礼。


 


   今天下午就是结婚的日子,勇利拿起床边昨晚熨烫过的婚礼礼服,觉得一切都好似在梦中。


 


   如果时间倒退几年,胜生勇利认为自己退役后,会在老家相亲找个女孩,和她谈几个月的恋爱就结婚。和维克托的相遇就像在人生道路上忽然出现的宽敞大道,让他的人生走向了和预期完全不同的道路。


 


  所有和维克托经历过的一切,都成为了勇利记忆深处不容忘却的宝物。幸福、快乐、自信,维克托在求婚时说勇利让他找到了Love,明白了什么是Life,对于勇利来说,和维克托的相遇又何尝不是改变自我的一个过程。


 


  想从全世界的人手中抢到维克托让他成为自己的教练、拼尽全力去赢得属于维克托和他的金牌、共同参与比赛在赛场上成为互相鼓励的参赛选手、交往的日子里成为彼此的依靠。


 


  勇利还记得当初维克托在问他希望维克托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教他的时候,选择了让维克托就当维克托,现在想来,维克托从憧憬的人、教练、恋人,最终变成了和自己一辈子走下去的爱人。


 


  穿好了特别定制的西式婚服,维克托走到看着礼服发呆不知想些什么的勇利旁边。“勇利~你是等着我亲自为你穿上婚服么?”


 


  “啊、维克托。”拉回胡思乱想的思绪,勇利看着穿好婚礼西装的维克托,视线无法移开。“很帅,维克托穿上的样子非常好看。”


 


  “所以勇利也快点穿上吧。”维克托拉起勇利的睡衣,勇利乖乖的举起双手,脱掉睡衣之后,维克托将衬衫披到了勇利的身上。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即便勇利这么说,维克托依旧帮他一起扣上了衬衣的扣子。亲手替勇利带上领带,等勇利也换好了一身衣服,维克托仍然盯着勇利不放,让勇利略感紧张的问到:“我穿上之后没有问题吧。”


 


  “唔,还差了点什么。”


 


  “差了什么……唔……”


 


  维克托轻咬了勇利的嘴唇,随即亲吻住勇利的双唇,将舌肆意的深入勇利的口中,邀请着勇利的舌与他缠绵。他毫无顾忌的深吻勇利,来回微微转动头部,侵略性的掠夺着勇利的一切。待到勇利气喘吁吁之后,维克托才停下了动作。


 


  “婚礼上接吻的提前演练~”欢快的说完这句,维克托舔了舔自己的唇:“一次怎么够,不如现在再练习一下。”


 


  勇利被吻得脸都红了,这次婚礼除了双方的家长,花样滑冰界的朋友也请了不少,被维克托的舌吻刺激的不行,勇利别扭的说道:“婚礼上,你可别这么亲,这种在家里亲就好了。”


 


  “诶……那可是我们的婚礼,我想怎么亲都行吧。放心,婚礼的来宾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害羞什么。”


 


   维克托和勇利固定关系的事情,身边的好友不会不知道,披集在得知两人交往的时候还特地兴冲冲的来问什么时候能喝上喜酒,当时维克托说要结婚第一个就通知他,结果在勇利答应求婚之后,维克托还当真率先通知了披集。


 


  我的好友终于要结婚啦!~\(≧▽≦)/~


 


  披集知道后在立马在社交平台上更新了一条状态引发了不少的猜测,其中自然有猜到是勇利和维克托结婚的。


 


  维克托还没通知别人,勇利就率先收到了光虹等人发来恭喜的讯息内容,让勇利掩面觉得一定是维克托在平时太肆无忌惮的对自己动手动脚才让大家只是看到那条内容,就都猜到了要结婚的人是他和维克托。


 


  整理完妆容和衣服,距离下午婚礼的正式开始还有数个小时,勇利被安排在之后坐车前往婚礼现场,维克托则是先去婚礼现场做准备。


 


  在和维克托的家中勇利等到了自己的家人以及美奈子老师,真利见到自己即将结婚的弟弟,先是紧紧拥抱住了他,随后又在他的耳边说:“要是维克托结婚之后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我们绝对帮你。”


 


  “怎么会,维克托一直对我很好。”回抱了真利,勇利一一和自己的家人们拥抱。美奈子感动的犹如自家的孩子出嫁,抱住勇利都有了想哭的冲动。


 


  “要幸福啊,勇利。”


 


  “嗯。”带着家人的祝福,勇利坐车和家人一起来到了婚礼现场。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维克托和勇利的婚礼并没有办的很高调,只发请柬给了双方的亲人以及朋友。


 


  被邀请的人陆续抵达会场,尤里来的时候板着一张脸。“切,又要看你们秀恩爱,笨蛋——”尤里拉长了尾音不满的说道。


 


  一旁的维克托直接走到勇利旁边,和摄影师打了个招呼就说要拍合照。万般不愿还是拍了照,维克托说要把照片洗出来寄给尤里的时候,对方不满的说道:“够了,你们在俄罗斯一起训练的时候,已经快要恶心死我了,去别的地方秀你们的恩爱吧。”


 


  嘴上虽是这么说,尤里还是准备了给维克托和勇利的结婚礼物。在递出礼物的时候,尤里才一脸正色的说了句“新婚快乐。”


 


  “当然啦,我和勇利绝对会幸福的!”维克托得意的语气再次让尤里内心翻了个白眼,这对夫夫在交往之后,就进入了全方位的秀恩爱模式,披集发那条讯息之后,基本大半个花样滑冰圈全猜到了要结婚的是维克托和勇利。


 


  婚礼现场开始播放乐曲,从《yuri on ice》开始,维克托和勇利的参赛舞曲一首首被循环播放,勇利听到的时候,不免微笑想到和维克托最初定婚礼现场播放歌曲讨论了很久,在维克托提议放两人花样滑冰舞曲之后却迅速达成意见,光速敲定。


 


  熟悉的乐声让人回忆起了过去,在婚礼现场放比赛用曲想必全世界会这么做的人寥寥无几,但对于维克托和勇利来说,两人的人生因为花样滑冰才认识彼此,也因为花样滑冰最终走到一起,或许此刻这一首首歌曲便是两人人生最好的伴奏。


 


  和维克托结婚本该是件非常辛苦开心的时候,当勇利被父亲牵着,一步步走向面前等待着的维克托时,勇利难免红了眼眶。


 


  从勇利的父亲手里接过勇利,维克托低声在勇利耳边轻语:“从今往后,我会陪伴勇利走过之后的路。”


 


  一句句回答着证婚人的提问。维克托和勇利在此立下誓言,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幸福、苦难,两人都将永远的爱着对方,共同扶持的相伴度过余生。


 


  维克托打开早就准备好的戒指盒,昔日勇利买的护身符正静静的躺着,金色的戒指不再普通,外面被刻上了精致的花纹,戒指内部也隐隐有英文的痕迹。


 


  维克托拿起戒指后,将戒指戴到了勇利的手指上。金色的戒指反射出温暖的光芒,重新戴上戒指就好像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回到了体内。


 


  勇利看戒指的眼中满是眷恋,再度给维克托戴上戒指,戒指在骨结处轻微卡住了一些随后被推到了手指的尾部。待交换戒指完毕,证婚人说了什么勇利被没有听清,只记得向自己吻来的维克托,让勇利放下脑海中的一切和他拥吻。


 


   本来安静的台下瞬间变得嘈杂,勇利能听到耳边传来不知是谁吹口哨的声音,却已无心关注。维克托的亲吻比早上的更为强势,把勇利搂在怀里,紧紧相拥的两人此刻已经全然无视了台下的亲朋好友。


 


   掏出手机拍照的不在少数。勇利红着脸微微踮起了脚尖,贴近的两人热情的深吻,勇利闭着眼拥吻着维克托,口中的空气越来越少,每逢两人分开的一秒,勇利下意识的吸一口气之后,继续和维克托接吻。


 


完全不知道亲了多久,勇利被亲的晕乎乎的,一直到维克托主动停下,才结束了接吻。


 


“我爱你,勇利。”


 


“嗯,我也是,维克托。”


 


  本以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与你相遇,与你相爱之后才方知幸福远不止如此。





评论

热度(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