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向哨】XDDD-01 [R18]

沈家十三:


向哨paro,依旧牛逼吊炸天向导维X对向导素不敏感的哨兵勇,R18。我听说,哨兵五感可以被向导调试放大到一种很敏感的程度……嘿嘿嘿XDDD


 顺便打个广告 》》》维勇短篇合集同人《他们俩》预售地址《《《


艾特亲爱的  @浅白 


艾特火火和胭  @火火_九本   @月因  本本更新啦,所以我也更一发!



 




[01]


 


 


假酒害人。


 


走进白塔结合楼的时候,胜生勇利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他的口袋里装着哨向结合专用室的门卡,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军区身份信息号,一模一样的卡被即将要和他结合的向导拿着,一想到要跟自己结合的人是那个军中传奇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胜生勇利就心中雄鹿乱撞,手脚发僵,紧张的不能自己。


 


在中央区白塔的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胜生勇利经过身份确认扫描,成功搭坐上通往哨向结合专用室的电梯。当电梯门合上的时候,胜生勇利不安地抿了抿唇,喉骨滚动着,他弯了弯有些僵硬的手指,慢慢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直到坐上这扇电梯,他才终于找到一分真实感。


 


他紧张是因为他怂,他虚,他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就要和联盟的军事天才,战术大师,单枪匹马根本不需要哨兵也能冲锋陷阵的向导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结合了!


 


要是别人,他不可能会有这么大反应。


 


刚才在等电梯的时候,不远处有年轻的白塔哨兵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抿嘴发出了轻轻的嗤笑声,意味极深的眼神无一不是在嘲笑。A+级的精神力让这些微小动作在他眼前一览无余,可他正紧张的要死,没法把注意力多放在这些小事身上。


 


其实胜生勇利也理解,别人看他这样战战兢兢自然觉得这个人心理素质差,尤其他还是军人,这就更不应该了。然而事实恰好相反,胜生勇利作为A+级的优秀哨兵,心理素质极其过硬。有一手神乎其技的枪法,长期服役在特种部队里。精神屏障非常牢固,由于自身对向导素不敏感的体质,除了仅有的那几个S级向导,其他向导对他造成影响很低,这使他几乎成为了BUG的存在。


 


直到,他被派去执行秘密任务,遇到了维克托。


 


二十多年来从未察觉过向导素的他,在对方身上闻到了浅浅的茉莉香味儿。这把他吓的,差点忘记正在执行的任务,抓过对方的手,鼻尖贴上男人温暖又细腻的手腕,胜生勇利认真地嗅了嗅,确定自己真的能闻见。


 


惊喜中他瞬间冷静了下来,因为维克托正低头浅笑着瞅他。


 


银色刘海搭在微微眯起的左眼前,似是一点都不介意他的逾矩,可是那双有着盛夏天空般颜色的双眸沉淀着冷静和审视,看的胜生勇利一瞬间浑身发冷。那是维克托,他在笑,手指温暖又干燥,但所有的温暖都是流于表面的礼貌。


 


是他不知轻重了。


 


意识到这些,胜生勇利立刻从一个哨兵变回军人,最后那点旎俪惊喜的小心思也被他狠狠地塞向心谷最低的角落。拿好狙击枪,他又是那个在战场上让人头疼的独行哨兵,低声说一句抱歉,胜生勇利头也不回的,去下一个狙击点继续执行任务。


 


那是他们唯一一次交流,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是他念军校时比他高四届的学长。品学兼优,风流倜傥,指挥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还是联盟少有的S级向导,在校期间就已经执行过军部任务。为了考上他所在的学校,去亲自见他一面,胜生勇利拼命努力了很多年,最终如愿以偿地进入自己偶像的军校。


 


说起偶像这茬,胜生勇利每每想起都会不好意思。


 


小时候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维克托只身制服欲在商场里袭击伤人的歹徒的新,监控视频回放中,只见银发少年撸了一把自己的马尾往后一扔,翻身越过玻璃柜台,不到两秒就冲到几十米外正要持刀行凶的歹徒身前,几下就把对方掀翻在地,干净利索地制服。


 


在那一遍遍的回放过程中,小小的胜生勇利忘记继续吃手里的西瓜,双眼紧紧盯着电视中那黑白监控中的小人。看了很久,他忽然喃喃说了一句“好帅啊”,小孩子明亮又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崇拜又惊艳的光。


 


说是一见钟情,也不算过分。


 


他们这一代生于战争年代,联盟和敌方断断续续打了几十年,每一个觉醒为哨兵向导的孩子都会进入军校,最终投入战场,是生是死,各安天命。胜生勇利也不例外,虽然因为体质特殊,他的哨向结合相关课永远都是零分,但他依旧用着自己优秀到变态的精神力成绩与射击成绩进入了维克托的母校,ICE学院。


 


只可惜,维克托和他同校的这一年,他没有抓住机会,到最后也没走到维克托面前,跟他说上一句话。抱着遗憾,胜生勇利在ICE学院毕业,参军入伍,最后被挖到特种部队。他们部队的首长非常热衷当红娘,听说在他手里介绍过的哨兵向导全都顺利结合,开开心心地在了一起,他们的首长还得了个美誉——“红线少将”。


 


然后,红线少将在他这里屡屡碰壁,撞的头破血流。


 


第不知多少次相亲失败归来,胜生勇利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得,这回又废了。红线少将委屈极了,他觉得自己的金字招牌很有可能要砸在他们部队的神枪手这里。他着急啊,看见胜生勇利一脸我就说吧你推销不出我的无奈表情,他火大啊,戳着胜生勇利的脑袋瓜子,大骂:不争气!不上进!榆木脑袋!我教你的那些撩向导108式都学到哪里去了!


 


胜生勇利更委屈,我闻不到怪我咯。


 


最后,红线少将塞给他一张中央区白塔直属的哨向结合申请书,只要申请资料被批准,另一方也核查同意,他就可以与想要结合的向导在一起……原理上是这样的,看起来很简单,但他认识的这帮人都是哨兵啊,唯一熟悉的向导优酱还是已结合。再加上他三十多次相亲失败的经历,胜生勇利几个字在向导中也算是很有名,肯定不是什么美名,反正,比他小很多届的学弟尤里·普利赛提看他很不爽。


 


这张纸他原本放在口袋里,想着自己可能用不到,结果那天他喝了酒,还喝醉了。


 


醉酒醒来后,他发现口袋里那张申请书已经填写完毕,并上交到了白塔。


 


真是假酒害人啊!!!


 


胜生勇利羞耻的那几天都没敢出门,因为见到一个熟人,那个熟人就会大笑着上来搂着他的肩说兄弟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豪迈,那天你喊着要和维克托少将在一起的事已经传遍了咱们区balabala……简直是祸从天降,他根本就不应该喝酒,闹成这么一个笑话。


 


他捂着脸,满眼的黯然。


 


只能感受到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一人向导素的他,本身就是个笑话吧。


 


可谁成想,他提交上去的申请资料居然被批准了。


 


等着看他的笑话的人,都成了笑话。三天准备时间一结束,不知所措的胜生勇利被亲友洗刷了一遍,换上新的军装,打扮的漂漂亮亮,送上了白塔来接他的专车。上了车的胜生勇利继续不知所措,坐在那里茫然地睁大眼睛,透过眼镜镜片,他看到车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建筑与天空。


 


白色与蓝色,剧烈地翻滚着交织在一起,拉出了破碎的弧度。


 


忽然在那一秒忘记了所有的茫然惶恐与不知所措,他微微倾身,定定地看着窗外。


 


午间倾斜的柔和阳光给他的发丝镀上了金色,空气中所有浮动的尘埃都似乎在隐隐的叫嚣。胜生勇利不自觉地睁大双眼,眼前的画面在炙热的光线下剧烈的抖动着,边缘模糊不清,强烈的离差感让他知觉眩然。声音在那一瞬间被远远抽离,他已经听不到任何声响,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努力去细听,才依稀窥得空洞的噪音正滚滚而至,以铺天盖地的雷霆之势,将他淹没。


 


忽然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鸟啼,呼啦一声展开羽翼,右肩微微一沉,胜生勇利余光里看见一只血红色的极乐鸟。这真是一只美丽的生灵,小小的眼睛透亮清澈,沐浴在日光中,从头顶的细绒到伴翅都是血红的颜色,长长的尾翎飘逸的却是朦胧的金色,每一支羽毛都闪亮亮地折出漂亮的光泽。


 


见主人恢复了正常,它收起宽大的羽翼,安静地站在他的肩头上。


 


“sukha,谢谢你。”


 


胜生勇利轻轻地抚摸着极乐鸟的羽翼,表示他的感谢。刚才他忽然精神屏障不稳,进入了精神外游的状态。精神外游造成的影响可大可小,轻的就是像他刚才那样无意识地陷入自我世界,严重则会使哨兵陷入“长夜”,精神力迅速衰竭死去。总之,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很忌讳精神外游。


 


他倚靠在座椅上,微皱着眉叹了一声,在去见结合对象前精神外游,他倒是无所谓,连累了维克托被耻笑就是他的罪过,幸好sukha及时唤醒了他。感受到他的放松,他的精神向导sukha低下头,亲昵地蹭了蹭它的主人,忽然一个展翅,sukha从车窗飞了出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胜生勇利倒不担心它,sukha是他在战场上的第二双眼,想要伤到它是个困难事。


 


现在更让人担心的是即将要和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结合的事啊。


 


一想到这个,胜生勇利就止不住地怂了起来。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把偶像压在身下,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根本做不到……在上床之前,他很可能因为腿软先躺平了啊!我现在下车回家还来得及吗?那可是维克托啊,他是要和维克托结合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再继续胡思乱想了。


 


胜生勇利看着电梯不断向上跳动的数字,同批准下来的资料一起发回来的结合手环哔了一声,温柔的女声口齿清晰地放送通知:


 


“胜生勇利上校,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少将已经进入哨向结合专用室A-203号,结合所需的物品已经全部准备妥当,房间内有简单的食品供你们补充消耗。若有其他需要,可以使用房间内紧急电话,值班室内随时有人待命。双方进入哨向结合室后视为结合正式开始,48小时后我们将对情况进行确认。”


 


“呃…哦!”


 


“那么,祝您结合顺利。”


 


 


电梯叮的一声,为胜生勇利打开了通往极乐的大门。


 


白光散尽,胜生勇利先是怔了怔,请容许他惊讶个两秒钟。该怎么描述呢,从站在电梯里的角度来看,一眼扫去,从房间正中摆放的宽阔大床到梳妆台,从长长的糖果色地毯到窗口垂地的玫瑰红窗帘,大量铺设明快的色彩调子和纤巧的装饰,家具也非常精致而偏于繁琐。为了还原某一种自然景色,房间摆设随心所欲,随意中又变化万千——这期结合室装修设计者真是个充满了浪漫气息的洛可可狂热者啊。


 


他眯了眯眼,向前走了一步,电梯门自动关好。


 


视角随着他的动作往前拉近,不断扩大,最后他看清了房间的全貌,也看见了让他紧张了一路的男人,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好久不见,yuuri——”


 


晃动着高脚杯里的香槟,一个个字节染上他慵懒的语调,拖着长长的音。银发男人偏过头,扬着脸,一身白色军装,侧身坐在欧式软卧大椅里,对他高高举起酒杯,杯口向他微微倾斜。他看着他,扬起嘴角。湛蓝色的眼眸带着平静的笑意,眼里似新日初升的海面,寂静无声,却又生机勃勃,灼耀光辉的尽头披洒着波光粼粼的金色碎片。


 


胜生勇利仿佛要被吸进那双眼里,慢慢地红了脸颊,羞的耳廓发烫,站在那里抿紧了唇。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也是他第一次亲耳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


 


 


TBC


 


sukha是梵文“乐”的意思,大于等于极乐一词意义,顺便极乐鸟长的实在太漂亮了,根本控制不住我的双手。然后那个洛可可风,自我看完《绝代艳后》(美国版)后,被里面华丽又甜美的洛可可风吸引住,一直蠢蠢欲动想写,这种完成生命大和谐的剧情一定要在一个无比能满足作者欲望甜美的场景里完成啊!


 


下一话开始就是生命的大和谐运动啦XDDDDD(应该)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大吉大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评论

热度(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