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当你老了(四)下【一方死亡,不能接受勿入】

夜烬:

关于死亡(二)


引言:


一直想写一个两个人老了之后的小片段,最近看了微博里的一个问题“身边有没有相伴到老的同性情侣”,看到某些回答的时候真的泪目。


我相信,如果是维勇的话,一定能走到最后吧。两个美好的灵魂相遇,注定彼此契合,就像水溶于水,就像光照亮光。


本期BGM:John Legend-All of me(夜烬最喜欢的英文歌)


前文请走:(一)  (二) (三) (四)上


维克托和勇利不是没有讨论过关于死亡的话题。


毕竟双双到了耄耋之年,死神的呼吸几乎都快要打在两人的脖子上,近在咫尺,简单到或许某一个普通的夜晚闭上眼睛,便再也醒不过来。


他们已经走了这么长远的一条路,这让他们对死亡已经没有了畏惧之心——在两人的人生中,应该已经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只余下对彼此永不消亡的不舍。


将近五十年的朝夕相处,他们把彼此活成了一种习惯。


如果每个清晨和深夜在自己枕畔沉眠的身影消失了?如果餐桌上菜肴依旧丰盛,却少了一副碗筷?如果……


如果每一个生活的场景都能构成一个如果,恐怕是说上三天三夜也无法完结的漫长假设吧。


从在一起的那一刻起,你成为我生命中的空气。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一天真的毫无预兆地来临。


 


胜生勇利一直希望两个人之间先离开的会是自己。


在他人眼中的胜生勇利,是继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之后拿到五连霸的又一个奇迹,是大器晚成的日本王牌,从比赛失利会躲在洗手间里泪流满面到不管高潮低谷都能坦然面对,别人只看到他腼腆含蓄的微笑。


“从玻璃成长到这么坚强可靠,勇利真是长大了。”美奈子老师曾经揉着他的头发这么说。


只有勇利自己知道,他能够坦然而淡定地面对一切,是因为他知道在他背后有一道温柔的视线一直陪伴着他,无论如何变化,都无法影响其中的灼热与深情。


那是他的爱人。


说到底,那个玻璃心的胜生勇利从未消失,只是被一个名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男人细心地用爱包裹了起来,让他无惧世事的变迁。


那么如果有一天……那个人不在了呢?


“维恰,如果有一天我们俩真的到了随时会死的年纪的话,希望维恰会是先去见上帝的那个吧。”他的爱人不知道他撒了谎,他一直希望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能先回到神的怀抱之中。他也害怕孤独,无法想象如果维克托不在了之后,那个暴露在赤//裸世界面前的,玻璃心的胜生勇利该怎么办。会哭泣吗?会绝望吗?会……碎裂吗?


可是他不能这么说。


“跟维克托相处久了之后,越觉得维克托是个孤独的人。明明站在众人的焦点处,那双眼睛却还是那么凉薄。”比起自己的玻璃心,他更清楚自己的爱人和他一样需要爱与陪伴。两个残缺的灵魂在重重叠叠的时光中飘荡游离,一旦拥抱,便如水溶于水,如光照亮光,再难分离。


离开,会成为撕裂灵魂一般的痛楚。


“但是没有维克托的话,生活一定会很无聊吧。没有你的晚安吻的话,我可能会因为睡不着而困死的。再怎么说,都习惯了不是吗?”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明明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想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维克托担心的,却还是没有做到。


维克托的身体早就不是年轻鼎盛时的状态了,一上了年纪什么该有不该有的大病小情统统跑了出来,每次去医院拿到体检单他都会偷偷地去趟洗手间——担心这个人会离开自己的情绪让他的泪水不听话地涌上了眼角。他都觉得自己的头发之所以白得那么快,就是因为老是不能控制自己地替他担心。可是当他回到他的爱人的身边时,他还是会挂起最温暖的笑容——他的维克托喜欢看他抿嘴微笑的样子。


“维克托,按时吃药看来是很有作用的,一定要继续坚持!为了奖励你,回去我给你做炸猪排饭吃吧,不过只能吃一小块哦。”


“希望我们能一起生活到时间的尽头。”每一次每一次,不知疲倦地提醒着他,用一个轻如春风的吻。


在他兀自陷入低沉时,一个吻温柔地落在他的眼睑上,就像是一只蝴蝶停在了上面,翅膀扇起的微风卷进了他不安的心。


“我的小猪猪还是这么可爱。”明明已经七老八十了这个俄罗斯老男人说起“小猪猪”这种让人羞耻心爆表的昵称来还是毫不脸红。“明明已经是个能当爷爷的老人家了,却还老是毫不自觉地说着像是表白一样的好听话。连明美都不会这样跟她的阿娜答说哦。”


“不过如果实在是不安的话,就让我为你录一首歌吧,以后每一天你都会在这首歌里睡过去,直到醒不过来的那一天。”勇利知道自己的爱人有着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像大提琴一样的低沉优雅,如果唱歌,大概也会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歌谣吧。


“如果我没有办法陪你到最后,就让这首歌,代替我的吻陪你到最后吧。”


“我永远在你身边,无论我是否存在。”


那一刻勇利觉得,死神离他们有一亿光年的距离。至少此刻他睡在维克托的怀里,听他说着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


这就是最真实的存在。


 


可是永恒是这个世界上永恒的谎言。


勇利拿着手上的体检单,甚至震惊到忘了流泪。


“肝癌晚期”,冰冷的黑色印刷体与死神的请柬上一模一样。


他的爱人揽住了他的肩膀,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颤抖得如此剧烈,在维克托坚实的手掌下像是一片残破的叶片。


他听到维克托惊慌失措的声音,“勇利,不要哭,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疼,我……我很抱歉。”


他哭了吗?从维克托澄澈的冰蓝眼眸中他看到自己满脸的泪痕。没有拿着体检单的手抬起,摸了摸脸颊,才发现那些皱纹都被川流的泪水填满。


维克托的手帕轻柔地拭去了他的眼泪,和以前一样柔软滚烫的吻落在脸颊上。


“真的很抱歉,我要失约了,勇利。”


“可是我们还有一个约定,如果谁先离开的话,另一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勇利一直都比我讲信用,这次也要做到。”


“不然我真的我就只能求着上帝把我放回来了。你说放个火把天国烧了怎么样,他会答应我吗?”听到最后勇利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明明是这么严肃的时刻,那个俄罗斯老男人却偏偏要说出些不正经的话让气氛一下子转变。


他知道他只是不希望看到他伤心,他会照做。


所以即使眼中的泪水还在不断地涌出,他却笑了出来。


“你这样下去上帝才不会要你。”


 


他们的生活似乎没有因为这个事实而改变。


不去医院进行全封闭治疗是他们商量之后的结果。“想要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就是跟勇利在一起,可是进了医院之后无非是苟延残喘,还不能时时刻刻和勇利见面,还不如就在家里好了。”这是维克托的原话。一瞬间让他所有反对的言语通通失效。


“最后的日子只想陪在你的身边。”


他们依旧晨练,吃饭,浇花,偶尔很有情趣地在客厅里跳舞,日子反而过得比以前更加充实,除了有个下午,他神神秘秘地让明美把他接了出去还不让他跟着——明明一直黏着自己的就是这只老了的俄罗斯大型犬,却突然之间离开了他一个下午。


他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个下午的呆。没有了那个人在自己眼前晃荡的身影,连最日常的家务活都没有了动力。


“如果谁先离开的话,另一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可是连好好活下去的动力都不存在了,他能不能做到呢?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却得不出答案。


日子流水一般过去。


他习惯了每一天睡觉前都向上帝祷告——让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陪伴着自己久一点,再久一点,久到让死神将他遗忘。上帝让他的男人在他的身边多留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的清晨他睁开眼睛,看到维克托紧闭的眸子和安详的笑容。他躺在维克托的怀抱里,但那怀抱已然冰凉。


恍然之间他回忆起他们讨论关于死亡的那个夜晚。


他对维克托说:“我希望的死法啊……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两个人窝在躺椅里晒太阳,然后静静地睡过去。”


维克托翻了个身,用胳膊支撑起脑袋,银色的头发在夜风中轻轻摇晃着。“我觉得是在月光罩着床上的某一个夜晚,两个人相拥着睡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这样的话醒过来我们也是在一起。而且定格在我们拥抱的姿势,多美啊。”


“再讲长远点,说不定因为尸僵,我们能维持着拥抱的姿态一起烧成灰,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他越讲越兴奋,冰蓝色的眼眸睁得很大,亮晶晶的,比窗外的星子还要闪耀。一边讲着他伸出手来将自己环住。


就像现在这样。


“真是个变态的想法。”他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他的,唇角的笑意却藏都藏不住。


“可是我该死地喜欢这个变态的想法。”他没有告诉维克托的话,此刻终于说出。笑着笑着,泪水就不自觉地滑了下来。


“上帝啊,为什么我还会醒过来呢?”


他给了自己的丈夫与爱人最后一个吻。


自此之后,永世长眠。


 


他把维克托的骨灰埋在了院子里的樱花树下。


他每天还是照常生活着,晨练——虽然没有了一个老是嫌弃他跑得太快的俄罗斯男人。;打扫卫生——虽然没有了一个老是抱怨报纸三脚帽不好看的俄罗斯男人;煮饭——虽然没有了一个老是埋怨“今天没有炸猪排”的俄罗斯男人。可是他依旧带着微笑去完成每一件事情。


玻璃心的胜生勇利没有以泪洗面,他活在爱人残存的爱意里,用全部的意志去完成他们之间的承诺。


明美很担心他。在西郡和优子双双去世后——哦现在还得加上个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他已经成为了她唯一的爷爷级的长辈。


“勇利爷爷,你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吗?”维克托死后明美带着丈夫来拜访过勇利,并提出了这样的邀请,却被勇利笑着拒绝了。


“这是我和他的家,如果连我都不在了,这里就彻底不是一个家了。”


“生活在我们一起生活了五十年的地方,这是我最终的归宿。”


又或许他只是想呆在有维克托在的地方,直到见到他为止。


明美心疼看着他眼中不容忽视的血丝和日趋垂败的面容,更心疼的是即便如此她也从未见过勇利类似宣泄的泪水,即使是在葬礼之上,他也撑着慈祥温和的笑容。“可是你真的憔悴得很快……勇利爷爷,你是睡不好觉吗?”


她说得没错,没有了维克托的晚安吻他几乎无法入睡——就像许多年前说过的那样。这就像某种坚不可摧的习惯或强迫症,将维克托的吻和睡眠本身牢牢地维系。


最开始他睁着眼睛直到天明,后来他在半宿支持不过去,沉沉睡去。无论如何,再也找不到在爱人怀中安眠的安稳感觉。


明美无奈地离开了,她知道自己的劝说不会起到作用了。


“勇利爷爷,你去打开你们家的留声机吧,也许会对你的睡眠帮助。”


离开前明美留给勇利这样的话。


他不明所以地照做——在没有换碟片的情况下《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是他们共同的默认曲目,而他已经没有了再去听一遍的勇气。


他会想起他们缠绵的双人滑,想起他爱人怀抱的温度,想起他。这让他几乎没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力气——有他的爱人在的地方比任何地方都更有吸引力,无论是天国,还是地狱。


 


他以为会是《伴我身边不再离开》,可是他错了,打开留声机的一瞬间,那个人——维克托的歌声流水般倾泻而出。


是那首《all of me》。


 


How many times do I have to tell you


多少次我想告诉你


Even when you're crying you're beautiful too


即使你哭泣,你仍旧很美丽


The world is beating you down, I'm around through every mood


哪怕风雨,无论悲喜,我都不离不弃


You're my downfall, you're my muse


你是我的彷徨,我的灵感


My worst distraction, my rhythm and blues


让我不能专心致志,却也是我的节奏布鲁斯


I can't stop singing, it's ringing, in my head for you


我停止不了歌唱,旋律萦绕在我的心坎


 


维克托曾经有一件遗憾的事情。那是他们在某个异国的咖啡店里,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在那之后他对勇利说:“亲爱的,为什么我现在才听到这首歌呢?我多么希望我能在我们的婚礼上为你唱出这首歌。”


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一年,他们携手拿下了GPF的金银奖牌,全世界都在为他们欢呼。


在赛后的采访中他说,“我的自由滑灵感来自于勇利,他就是我的缪斯。”


他从不羞于在全世界面前表达他的爱意,甚至用尽一切机会。


 


  'Cause all of me


因为我的一切


Loves all of you


爱上了你的一切


Love your curves and all your edges


你的轮廓,你的曲线


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还有你完美的缺陷


Give your all to me


你的一切交给我


I'll give my all to you


我的一切也交给你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你是我的终点与起点


Even when I lose I'm winning


就算失败我也当胜利


 'Cause I give you all, all of me


因为我给了你我的一切,一切


And you give me all, all of you, 


而你给了我你的一切,一切


 


他们一起走过了这五十年的风风雨雨,成功也好失败也罢,陪伴在彼此身边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少艾也好迟暮也罢,他们爱着彼此的任何模样。


他们就是彼此的空气。


“如果我没有办法陪你到最后,就让这首歌,代替我的吻陪你到最后吧。”


“我永远在你身边,无论我是否存在。”


他的爱人的声音在歌声中响起。


勇利在歌声中痛哭失声。“维恰, 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维恰我想睡觉了。


上帝啊,请不要让我再醒来。


 @短短的雞毛丶 亲爱的我更新咯(顶锅盖)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