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day987

【维勇/奥尤】青春期成长指导/01

巴玖玖:

同性夫夫维勇+养子尤里,有奥尤CP。


02←第二章电梯




尤里知道,他又做错了。


当他愤怒着大声对他的日本父亲吼道“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这对恶心的基佬没资格管我!”之后,他看见他的父亲,胜生勇利,眼里的感情从惊愕变为难以掩饰的伤心,然后他低下头,用手捂住脸,肩膀也开始颤抖。


 


尤里知道,他的父亲在哭。


实际上他有两位父亲。其中一位来自日本,典型的东亚人。他很少哭,至少在媒体面前,在外人面前,在这个家外面,胜生勇利从没失态过。甚至在尤里的印象里,勇利要哭也是背着他和维克托那个秃子,一个人偷偷地哭完。然后面对他们,勇利又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微笑着。


 


我做了什么啊,该死。尤里在心里懊恼自己为什么刚才要口不择言。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不会说那样令人伤心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父亲。他楞在原地,可惜作为一个大写的叛逆期少年,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副生气的样子,一点悔过之意也没有。


 


 


听见声音的维克托打开了门,他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状态。他和勇利的养子尤里依旧是那个炸毛的猫,谁也不能触碰的样子。勇利背对着他,肩膀在颤抖,低下头,手捂着脸。在默默地、努力不发出声音地哭。


 


“都说了不要惹papa生气,yurio,你做了什么?”实际上维克托不问也知道尤里做了什么。刚才他吼得太大声了。


 


维克托没有管尤里,他用手轻拍勇利的背,安慰他。手上的戒指折射光,随着他的动作一闪一闪。“勇利,你先回房间吧,我和yurio聊聊。”


似乎也是觉得难堪,勇利站起身走到房间门口,又不放心一般,回头叮嘱维克托“不要惹yurio生气。”


“他不惹我生气就万幸了。”维克托笑起来,“今晚你休息一下吧,我来做饭。”


勇利点点头,关上门,尤里又看见了那枚戒指,和维克托手上一样的款式。


 


“你应该知道我和勇利一直在担心你,对吧?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个秃子竟然没有问我为什么把勇利惹哭了。尤里心想。


“关于你为什么要把papa惹哭的事情,我们待会再说。”


该来的永远逃不掉。


 


 


这件事起因也很简单。


 


作为一对同性恋领养来的孩子,尤里从小学起就没什么朋友。不断地有同学嘲笑他,疏远他,或者故意问一些下流问题。


尤里当然知道他的两位父亲很相爱。他可以保证这个世界上他们最爱彼此,他们是彼此的一半灵魂。


但是这些有什么用呢?说给那些人听吗?谁会在乎呢?一对同性恋领养的儿子。


 


他今天下午无法控制自己和班级的一个男生打架,他抄起凳子狠狠地砸在对方的额头上,大声用粗话吗对方是个贱人。十五岁的男孩子纵使身材纤细,爆发起来却像一只老虎。狠狠地咬向敌人的气管。这些都被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校长。即使那个男生经常侮辱尤里也没人在乎。


 


尤里偶尔会想自己如果不是被他们领养会怎么样?会在孤儿院长大到16岁,然后被流放到社会,在孤儿院得不到很好的教育,所以即使尤里走上社会也难以有一份好工作。也许他会成为小混混,打架,泡妞,酗酒。谁知道呢?


 


他衷心感谢这对夫夫领养了自己,而且他们足够优秀,他们教养很好,为人谦和有理。他们相爱。


 


但是他们是同性恋。


 


 


尤里在校长室等到维克托来学校领走自己,他看见了维克托看向自己的眼神,悲痛,伤心。但是维克托忍住了,他什么都没说,连一句重话都不说。维克托,他名义上的父亲,只是摸了摸尤里的脑袋,转身向校长道歉,向那个额头被砸破的蠢蛋道歉。


 


他一定对我很绝望,尤里悲戚地想。一个从孤儿院领回来的野小子,行为粗鲁,还总是闯祸。


 


 


然而维克托什么也没说,就算现在在家里,他们面对面谈话。维克托也只是揉揉尤里的脑袋。


 


“如果你觉得你的领养人是一对同性恋让你感到羞耻的话,我向你道歉。”维克托说,“你可以选择成年后和我们断绝关系。我们想继续抚养你、管教你直到你成年。”


 


他们一定很伤心。


领养我这样的孩子。


 


孤儿院里有很多乖巧的小姑娘,她们听话,懂事,很会察言观色,嘴巴像蜜罐子,说出来的都是好听的话。


 


然而尤里是一个小炸弹。


 


尤里实际上很喜欢他的领养人,他的父亲们。他们都很温柔,偶尔会像朋友一样打闹。会任由尤里发脾气。


 


 


 


尤里最终道歉了。


 


他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像个男人一样坚强。但是眼眶和鼻子发酸。难以忍受的酸涩感涌向心里。


 


维克托看见尤里这副样子,要哭不哭的,鼻尖都红了,声音也在颤抖。他想尤里也许需要一个自由的可以让他哭出来的,他准备揉尤里的脑袋,手悬在脑袋上又放下了,拍了拍尤里的肩膀,转身离开了房间。


尤里听见维克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晚上准备睡觉之前收到了奥塔别克的短信。


“明天还会来学校吗?”


“去。”


“早上我去接你。”


“你的车不是单车吗?”


“装了后座。已经很晚了,你睡觉吧。”


 


一觉醒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早饭已经摆好在餐桌上,维克托坐在桌边看早报,勇利在厨房收拾。看见尤里从楼梯上下来勇利停下了手上的事,维克托收好早报放在旁边。等着尤里坐到桌边一起吃早饭。


 


尤里吃完早饭,在后院那里看见了奥塔别克,骑着他的变速公路车,后轮上安装了一个座位。


“看起来就像接女朋友,娘炮死了。”尤里撇撇嘴,跨坐在后座上。


“你还是坐上来了。”


“你再说我就不坐了啊!”


“抓紧我。”


“我才不做这么娘炮的事!”


五分钟之后尤里就后悔了,奥塔别克的变速自行车加速到三段之后尤里感觉自己要被吹飞了,他紧张地抱住奥塔别克的腰。“你真的要骑得这么快吗?”


“我的车是五档变速的,”奥塔别克声音平淡无波,“害怕你掉下去,现在只有三挡。”


“靠!我还以为我这么重不会掉下去。”


“你就比小猫重了两斤。”


“你再敢小瞧我我就打你了!”


奥塔别克闭嘴不说话了,不是因为尤里的威胁,纯粹是因为骑到了学校后门。


 


尤里站在一旁等奥塔别克把车锁好。说实话他今天不想上课。他知道只要进了学校依旧需要受人白眼,他依旧会被别人当做同性恋家庭的孩子。


 


奥塔别克锁好了自行车,走到尤里背后,拍了尤里的后背。


“走吧,楞在这里吹冷风吗?”


他看看尤里,明显不想去学校,还要赌气装作无所谓装作很不在乎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下次别在学校里打架,后街巷子里没有监视器。”


“想不出来你是这种人呀奥塔别克。”


 


“我说了什么吗?”



评论

热度(1312)